“世事如此,当人在你眼前的时候,你和他亲昵,你责怪他,甚至有意冷落他、折磨他,他总跟你应和,或快乐或痛苦,哪怕他不理睬你了,也是一种与你有关的他的态度;当他消失了,你所有的亲昵和冷落,忽然就都失去了着落,从此你的思念或者后悔,他都无从知道了。”
——《杜拉拉升职记》

终于看完了,很认真地看。的确写得很吸引人,特别对于我,呵呵。

今天阿WING说,好好看吧,过些时候就不可能再有闲情看这类的书。恩,其实现在也不应该还有闲情看,堆起来的作业,还有不久将来的考试,大大地写在了便条纸上。

还好,这两天的我,是幸福的。

冬天,快来吧,我喜欢冷空气里的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