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很奇妙:从上海的盛夏来到新西兰的冬季,只需要不到12小时。空气寒冷清新,城市朴素安静,南半球的夜空远比北半球寂寞却明亮。一路带着最简单的愿望行走——唤醒在城市里逐渐麻木的心,像树木经历光合作用一般,体会自然界的纯净与美好。
image

以前总喜欢去那些带有不确定性的地方旅行:在尼泊尔的喜马拉雅山南麓山区徒步健行,在珠峰大本营的黑牦牛帐篷中烤火取暖,在吴哥窟的石头寺院里看粗壮的树根恣意蔓延……想起这每一幕时,心里都会咯噔一下。有些美好是在艰苦的体会中绽放的。

新西兰不一样。没有国王一世二世三世,没有战争的创伤,没有猛兽毒蛇,没有闹鬼的城堡。它是《魔戒》里的中土世界,是《纳尼亚传奇》中孩子们无意间闯入的神奇新天地。假如你的心里住着一片喧嚣,那新西兰的雪山和湖泊会让你安静下来;可如果你的心沉寂已久,新西兰的森林和火山会让你悸动起来。不费脑子的旅行,滋养和安慰了疲倦的心。

我把自己放心交给新西兰。第一次坐直升机降落在冰川腹地的纯白世界行走,第一次贴着雪山巨大的轮廓飞行,第一次在沙漠公路的旷野上看清彩虹的七种颜色,第一次在星空下的寒冷冬夜里泡露天温泉。我们开着车,听痛仰乐队的《公路之歌》,天空湛蓝,牧草碧绿,阵雨过后彩虹立刻出现,就这样一路飞驰。我们没有GPS,只有一张地图,想在哪里停下就可以踩刹车,是真正的自由自在。身体里的原始野性在疯长。

这是一种缘。当你愿意为一个地方花一些时间,它就会涌泉相报。也许和你的日进斗金相比,好好地看一次群星闪耀的夜空,或者静静地站在高山上望一眼翡翠般宁静的湖泊并不会给你带来金钱,可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种情怀是多么珍贵和必要。新西兰就在我的生活里注入了这种野性的能量,山、湖、森林、瀑布,大自然创造的无价之宝只送给需要它的人。

如果你想要的只是名牌包包和手表,那你不需要离开城市半步,随时能得到满足。如果你想要的是比豪宅、游艇更奢侈的东西,那穿上你的户外鞋去新西兰吧,在南十字星的照耀下,你不但能得到你想要的,还会遇上更好的。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回到上海,回到熟悉的直播间,依然每天在话筒前和听众交流,这和在新西兰时每一天涌动的激情热望当然是不一样的状态,但你相信吗?下了节目,我内心常常会突然跳出一个小碎片,有时是那个仙境般的“月亮口”火山公园,有时是晨曦中陶波湖上的黑天鹅,有时是路边停车随手拣来的大颗松果,有时是奥克兰机场的一杯Flat white。于是我又开始日夜写字,就像5年前记录我的尼泊尔之旅一样,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在新西兰找到血液中奔涌激情和热望。

当你看到这本书时,新西兰大地上白雪覆盖山顶,温泉汩汩流淌,奇异鸟、企鹅、树貂、抹香鲸、暗色斑纹海豚开始了它们新一个冬天,而我,也在期待着重回新西兰,再次开车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