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杜八公”这个名字。我每周跑三次,每次跑八公里。

这刺激了很多人。
有人回忆起自己当年听着瓦格纳在跑步机上狂走的岁月。我以前说过,我跑步的时候是听《垂怜曲》。汗水流进眼睛的时候,眼前模糊起来,我好像瞧见了圣母,她站在我面前,一只手托着腮,看着我,胳膊肘压在跑步机上;头顶,有天使飞过,因为我听见翅膀拍打的声音。

很多人建议我当他们的健友,纷纷让我鼓励监督他们也去运动。

激励他人,我用两种方式。

第一种:你看,我走到你后面,路人都看不见我,因为都被你挡住了。但我会突然升起胳膊,于是路人会惊呼:快看,千手观音……大家纷纷拿出相机拍照,我不停快速挥舞胳膊,营造你长了一千只手的幻觉。

第二种:你看,我现在比你小了好几号,如果你是大套娃,我就是小套娃,哪天你妈或者你老板把你脑袋拧下来,会看到我在身体里面对着她挥手。他们一定会冲我大叫kawa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