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台北101

好久没有更新博客 因为真的是太忙了
整一个三月 做了3个presentation 考了一次考试 忙得十一二点才从学校往家赶
终于在做完3月的最后一个presentation后 可以彻底地短暂轻松 大喊一声:台北 我来了
在台北看到一句话:台北很丑 可是丑得很可爱 
可是台北好像杭州 从飞机开始降落的时候就觉得:怎么飞到萧山了 在台北各个街头都会觉得这是个繁体版的杭州
因为喜欢五月天 喜欢陈绮贞 喜欢很多的台湾歌手 和台湾电影 这趟台湾之行 有点类似于追寻之旅
台北的人说话很好听 对人很亲切  不论是在校园、捷运上还是商店里 他们总是会很细心地为你指路 
 甚至我还碰到了一个店员为了带我们去吃鲁肉饭领着我们穿了两条街到那家饭馆
在香港 人们总是太过于匆忙 我看到地铁上的人穿着西装 或戴着耳机 玩着PSP  或行色匆匆
所以我在香港很压抑 这里的节奏太快 快到只有一刻不停 才能完成手上的任务
可台湾不一样 用同学的话来说:在 台湾 容易想太多 
因为浓厚的文化气息 和历史留下的痕迹 在台湾 不时地会触景生情
 
因为爱《蓝色大门》爱五月天 所以想尽办法脱团 找到师大附中 然后穿过考完试的人群 进到校园
在MV中出现过无数遍的教学楼和教室 被高墙围起的那一座游泳池 进不去的那个体育馆 找不到的吉他社
看着很年轻的高中生们 想起那个天蝎座游泳队吉他社O型血的张士豪
然后有去女巫店 曾经陈绮贞张悬陈珊妮自然卷都在这里唱过歌
一个很小很小的房间 有着台大的学生们围桌而坐 玩桌上游戏 喝茶聊天
可以看看很淫荡的女巫魔法书 也就是菜谱 http://www.witchhouse.org/ 网址在此 不知道内地可以打得开不
九份的时候 觉得特像回到了磁器口 也是雨濛濛 
但脑海里回荡的却是绮贞那首《九份的咖啡馆》但却没有机会坐在九份的咖啡馆里 琢磨时间 
从九份回台北的时候 路过了暖暖 确切地说是看到了高速公路上 暖暖 的出口标志 
静茹的那一首歌 蔡智恒的那一本小说 阿信的《Happy Birthday》里的那些照片 
暖暖 我坐在旅游巴上伸长脖子往窗外望去 希望可以看到一点点暖暖的影子 
听郭老师的话 去到台大旁的诚品书店希望可以像<五月之恋>里一样 遇到一个陈柏霖
没想到台大旁的诚品又小书又少 看书买书的还都是大叔大妈 顿时失望很多 呵呵
在台湾 不谈政治 计程车司机叔叔都很好 聊着陈水扁马英九 然后说 我们不谈政治 
听说忠烈祠中正纪念堂是大陆游客团唯一不能去的两个景点 这一次我们以香港居民身份去了
在忠烈祠观看了整点的礼兵交接仪式 路的两边悬挂着中华民国的国旗
其实心情有点复杂 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参观忠烈祠 对待周遭日本游客赞叹的眼神 
野柳看到一艘船上悬挂着标语:日本人滚回去 钓鱼台是我们的
我很善良的理解为是中国的 直到同学提醒 渔民们的意思是 钓鱼台是台湾的...

回来后整理了下照片 发现一共照了2000多张 
在台北的时候天气不好 阴天下雨刮大风 被雨打湿的相机 我擦了又擦 却还是有许多照片上留下了雨滴的晕圈
气温15度的夜晚我穿着单薄的衣服跑过台北的大街小巷 却没有感冒 
会记得那种在台北街头寻找的感觉
去找阿信的stay real服装店 找台大 找河岸留言 找女巫店 找师大附中...
我留恋着台北那一些 电影里 不真实的美丽场景...
台北还有很多好吃的 拍回来的照片中 有三分之一都是吃的
士林夜市两个小时 我们7个人吃了超过10个摊位 冷的热的甜的酸的辣的 吃到每个人都失去战斗力
回香港后 特别想念台北的小吃 恨不得看到吃的就把价格都除以4计算 

这一次遗憾地是不够好的天气 没有去的暖暖 阳明山和垦丁
已经在谋划下一次的台湾环岛游了 趁有着香港居民身份可以自由行的时候 我会再去一次...
PS 照片太多了 已经全部上传至博客相册和校内 在日志里就只贴几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