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三环的女主角不属于红三环,过去不属于,现在也不属于,她现在正在熟睡,躺在另外男人的怀里,他们做爱了,生活了,红三环做了一个梦,女主角的手上全是戒指,他想他们可能还要结婚了。

即便如此,在第七个秋天即将来临的时候,红三环还是鼓起了勇气,向女主角发出了长途旅行的邀请函,他幻想可以和她一起踏过秋叶,走到海边,走进森林,走上高山,走入沙漠,这一切都因为红三环幻想的时间太久,就像一坛多年的酒。

在第一个秋天即将来临的时候,红三环曾在屋子里听宗次郎的《故乡的原风景》,他幻想和女主角一起生活在故乡,日子悠闲的如房屋上的炊烟,每一户人家屋前都有闲置的椅子,有乌鸦飞过夕阳,有儿童穿过麦田。

那一年,红三环的女主角还很年轻,眼角没有鱼尾纹,臀部是上翘的,说话时眼睛会闪烁,不高兴时会去试图攻击红三环,这一年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们刚刚认识,过着各自的生活,秘密有很多,年轻人的关系总是说不清楚。

宗次郎一直生活在女主角的抽屉里,它是一盘磁带,是女主角唯一的一盘磁带,第一次被放进录音机就没被拿出来,直到这个录音机被红三环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