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电台里随机跳出这首来,于是想起我的博,过来洒点土。
电台的80MHz 倒真是很准很像我的口味,估计是把那些年出的深受好评的专辑轮流播过来吧。总有一款适合你。

最近同时在读很多书,正儿巴经有,8G满目有,理性自制有,恣意奔放更有。还真难总结。
啥时候写个REPO吧。不过又是耽美又是数学的,会看得人很分裂。

看数学书时,打开TXT 想写个安慰某些数学不好的同学的东东。发现这要引申下去太长了。
放点短的在这:

数学为什么令人反感?

一个原因是,人脑是在穴居时、渔猎社会中演化发展出来的,其时生活中最重要的是安全及食物。人类进步到有了农业,开始把剩余的东西拿去交易时,才开始有数字的观念。原始生活很简单,十根手指再加上十根脚趾大概就够用了。实在不够还有结绳记事。只有一些古怪的人(原始数学家or 哲学家?)才会去想到更大的数目,超过手指加脚趾总和的。

大数目简直就是违反我们天性的。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生来就有十二根手指,那很可能就不会有十进制,而是直接从十二进制开始了。(如果是机器猫,也可能是二进制:0与代表1 的“O”——>这是叉的圆饼手image

十进制也决定了以一连串的零结尾的数的特殊魔力,比如校庆国庆X十周年,比如跨年时的倒计时。最豪华的当然要算是跨入新千年时的全球接力倒计时。就连某些软件声称在线人数打破记录时也会树个即时显示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大屏幕上,屏息等待所有标有9 的牌子被一一翻过,慢慢变成0。错过这一刻便成为损失。

到了现在,数字已经成为社会中心骨干的一部分了,可是我们的基因演化得太慢,赶不上。理解不能。也许这就是许多人不喜欢数字的原因。

我们天生对大数目的感受不太灵光,所以感慨钱不够用时,给你工资涨十倍,你可能支配应用得很自如,但如果突然中了彩票大奖,资产多出百倍,你就会有点不知所措了。给到一千倍,大概第一反应就是放银行了数。巴金生定律之一就是,钱数越大,花在讨论怎样去使用它的时间反而越少。

——后面的等看完书继续写。再扔段杂的:

数学一度只有高阶层人士才能学习和掌握。在古希腊,哲学家们同时也是数学爱好者。比如毕达哥拉斯,他不但是唯心主义哲学家,还是欧洲发现并证明勾股定理的第一人——这要归功于他的地板。据说他是在观察地板上的方形图案时,发现直角三角形斜边上正方形的面积恰好是两条直角边上正方形面积之和,于是受启发而找到证明的。我也每天都观察地板和洗手间的地砖,却只能从中编织奇幻故事,由此可见天分有别。image

他在意大利招收了三百门徒,这点跟孔夫子差不多,但两位的研究方向迥异。毕达哥拉斯学派学习、研究与醉心的只有“数”、数、数!他们觉得万物皆数,一生二,二生数,数生点,点生线,线生面,面生体,体生万物…… 从这点来说又有点像老子,“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但他们不如老子超脱。在他们的心目中,万物皆可用自然数或分数表示,结果边长为1的正方形的对角线计算出来却是根号二,一个无法用分数表示的数。这下真理坍塌了,信念迷惘了。他们只好把发现根号二的学生都扔进大海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