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日出

作为社会科学皇冠上最夺目的明珠,经济学也常常会遭遇进退维谷的尴尬处境。

要么就是经济学家殚精竭力证明的公理,不过是妇孺皆知的常识,比如需求与价格纠结关系,古人不过一言以概之:“物贵则不足,物贱则有余”;更有甚者,某些经济学的规律,往往与民众传统认知违背而遭遇人人喊打的局面,譬如最低工资对于保护工人权益的关系——如此看来,《反常识经济学》属于后者。

《反常识经济学》的两位作者在各自的领域都属泰斗级人物:一位是加里.贝克尔,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是经济学帝国主义最大代表;另一位是波斯纳,不仅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法官之一,也是法律经济学中的热门人物。法律与经济,两门最具有话语权的学科大鳄在其交叉领域会有什么碰撞?

 2004年,贝克尔与波斯纳联手在互联网上合开了“贝克尔—波斯纳”博客,每周更新,主要就是对于社会各领域热门公共政策进行不同角度的论述与交流,话题火辣而新鲜,观点犀利而前沿。

大师出手,毕竟不同。如今,这一经济学博客如今已经在世界引起颇多关注,涉及了社会生活诸多领域,譬如学术剽窃、婚姻关系、大学排名、政府的征地权限、财富分配不均、交通拥堵、人体器官的买卖等等话题——在挑战人们的眼球的同时,其结论也在挑战读者的思维。

譬如现在每个城市都面临交通拥堵问题,这几乎成为一个世界问题。贝克尔认为,经济学中的一条铁律是免税物品的需求通常远远超过供给,因此拥挤可谓常态。按照经济学家惯常思路,贝克尔敏锐地指出交通拥堵也是一种税,只不过是一种隐形税,“税基是人们的时间而不是人们口袋里的钱,因为交通拥堵增加了人们浪费在路上的时间。”

基于这一看法,贝克尔的解决思路在于规定在交通拥堵时段开车必须缴纳费用,而且费用随着拥堵程度的变化而变化,“这些费用在高峰期会相对高一些。在周末,交通往往比工作日通畅许多,这时费用会低一些。下雨或下雪时,费用应该高一些,因为坏天气会导致交通拥堵更加严重,部分原因是天气减缓汽车行驶速度,也可能因为下雨的时候更多的人会选择开车,而不是步行或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听起来有点复杂,但是伦敦确实采用类似交通拥堵道路税的方法,而且实施效果比不少人预期的好:“伦敦市中心的汽车数量大约下降了20%左右,市中心的平均车速从每小时8英里上升到了每小时11英里,轿车和公交车在高峰时段所耽误的时间更是降低了不少。”

无可否认,交通拥挤确实如同很多具有负的外部效应的举措,经济学家惯用调节方式就是税收,贝克尔的思路也不例外。课税机制虽然有效,但是并非万无一失。即使贝克尔,也认为细分效果还不够明显,而且他认为课税不应该过重——原因很简单,这一做法很可能成为政府借机扩大收入一种做法,他希望的理想状态在于交通拥堵费所增加的收入能够与其他税收的减少相抵消。

作为法学家的波斯纳如何看待呢?波斯纳的眼光更为务实,他认为高额交通拥堵费或许只会对交通拥堵产生微弱的影响,因为只有时间成本较高的人比较敏感,重点应该放公共交通工具之上,以及弹性工作、电子革命等方式之上。

对比之下,国内的典型解决方案通常依赖行政手段,要么是限行,要么是拍照拍卖,要么是车牌摇号,哪一种最优呢?读者或许心中已经有所答案,牌照拍卖也许是最不坏的一种,但是也必须警惕牌照拍卖成为政府的另一种税收,应该关注其收入使用情况,譬如是否有效转化为公交通开支。

简单而言,贝克尔的思路更为接近“应然”,波斯纳则更关注“实然”,比起经济学家的对于现实的简化偏好,法学家显然更为关注个案以及实施局限,这些异同构成了阅读快乐之一。事实上,类似的精彩案例比比皆是,正是这些看似未违背人们“习以为常的各种行为与习惯”的经济知识,为我们拓展了常识与理性的疆域,《反尝试经济学》即是努力之一。

《反常识经济学》

作者:加里•S•贝克尔 理查德•A•波斯纳, 李凤 (译)中信出版社

 2011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