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怎么会选择为错误辩护?这是对不可穿透性的古老向往……总会有人会被磐石的持久性所吸引。他们宁愿变得固化,不可穿透,他们不愿变化:因为谁知道变化会带来些什么呢?就好像他们自身的存在永恒地处于悬置状态一样。但他们愿同时以各种方式存在,而且一成不变。他们不想获得理念,他们想让观念与生俱来;他们想采用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在那里,推理和对真理的寻求仅扮演次要的角色,在那里,除已被发现的之外,再无须寻求,在那里,人是他已成的样子,再无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