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回来的时候约见了双妈,她还是风风火火的样子,但眉目间总有丝灰暗。一下午一晚上,乱七八糟的隐私,不隐的私聊了透,晚上回去感慨万千。如果说大部分人觉得我当初的决定太冲动,双妈告诉我,其实那对我来说是对的,我一向佩服的双妈都应付得想退缩,何况我呢?那些事情,我私底下能明白,但是台面上,我做不出来、说不出来,要么就气得爆头,要么就沉默着避开,所以也好。而L的结局,实在出乎我意料,当时那么爱美的泼辣又要强的女人,最后遇见这种病,除了感慨世事无常,其实我生不出一丝其他的情绪。双妈的毛笔字越来越有看头,她的健身伙伴身材也越来越好,不管是所谓的寄托还是转移不愉快的情绪,当某种诉求无法满足的时候,有其他的兴趣爱好填补也是好的。哈哈,当然作秀式的忙碌其实说不定也能满足,有时候能骗到自己也是种本事。

前两天终于把桃子同学两大箱东西寄出去了,说起来这些东西没啥用,但真说丢掉,我都不会舍得。因为中铁快运的不让寄易碎物品和液体,我把箱子打开检查了一下,拿出一个玻璃杯和一个陶瓷的鱼,玻璃杯没留下,鱼现在就放在书柜上,有时路过就捧起来玩玩,想着从毕业到现在,所有我亲近的朋友都远走他乡了,剩下我一个,绕了一大圈后发现,其实老百姓就过个老百姓的生活,结果不知不觉走向了自闭。真是恶搞,我不把握自己的命运,让命运来把握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