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游记难产,看书看不下去,小假期结束综合征发作,在屋里百爪挠心。突然想到,美食什么的是最好的安慰剂,遂整理图片,在这儿开一个食物贴。
在加里宁格勒(俄罗斯联邦飞地,北临立陶宛,南接波兰,前东普鲁士首府格尼斯堡)的第二天,我跟同伴在城市里暴走寻觅午饭。按照旅游书上的推荐,我们企图寻找一家西班牙饭馆,不料我们按照地图指示找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那家餐厅,上网搜到电话打过去一问,原来人家已经关张大吉了。我们只能在加里宁格勒市中心的胜利广场周围继续寻找。pass掉一家高级俄餐餐厅之后(对于不吃俄餐这一点,需要补充的是,价格绝对不是主要参考因素,不解释),我突然发现在广场北面的一个小商场外有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乌兹别克斯坦风味”。
找不到有任何理由拒绝一个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且仅仅凭想象就会觉得很好吃的餐厅。我们大步流星进入了这家叫布哈拉(Бухара)的餐厅。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布哈拉是乌兹别克斯坦的一个城市的名字,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商贸重镇。嘿,咱不是说历史的,这段儿到这儿结束。

image

餐厅内景


餐厅是在半地下的位置上,里面布置的一片民族风。麻布的大花纹的桌布和沙发显得非常好看。餐厅里有三四桌客人,大家都吃得很开心的样子。没有乱哄哄的吵闹,没有民族音乐的烦扰,干净简洁明亮。
面对菜单我们如同文盲。尽管每道菜底下有俄语标注着是什么材料什么做法,可是还是非常茫然。我们看到边儿上有一家三口一起用餐,丈夫在吃一盘沙拉,妻子在吃一碗像牛肉面一样的东西,小女儿在吃一个像韭菜盒子那样的油炸面食。对着字典摸索了半天,我们决定叫服务员MM来帮忙。
服务员MM是中亚姑娘,亲切又美丽,温柔又大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我们问她什么好吃,她说你们想吃啥,羊肉吃不吃,作为羊肉控我们激动地叫了起来。于是在她的帮助下我们要了羊汤、抓饭和两份羊肉做的热菜。我问MM我们点的够不够,她说,太够了太够了,然后甩给我们一个甜美的微笑。就在这美好的氛围下,我们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乌兹别克斯坦菜。

image

羊肉汤


这道羊肉汤叫Шурпа,音译过来是舒尔巴,似乎是波斯语转译过来的,字典里的解释就是羊肉汤。
是用小嫩羊肉和土豆胡萝卜一起炖制的清汤,配上小葱和小茴香。这汤第一口就将我击倒,不腻不山,回味无穷。小茴香的味道迅速充满口腔和鼻腔,小羊肉炖的很烂,土豆绵软却不散,胡萝卜入口即化。我和同伴都情不自禁乐出了声,太享受了。

image

这道菜是我点的热菜,叫做Барра Кузичок,是带骨嫩绵羊肉配以炒茄子。羊肉很有嚼头,看上去颜色比较深的肉其实口味上相当清淡,没有多少油。而配菜的茄子炒红椒出色极了!

image

这道菜是在服务员MM的推荐下点的,叫做Кузача,是罐儿焖的小羊肉,里面还有土豆和胡萝卜。看上去很小的一个罐子里面的料却很足。肥瘦肉,块儿大肉烂,肉香满溢,土豆和胡萝卜铺底,肉汤完全浸入其中,好吃极了。我们最后实在是没有肚子了,就没有把罐儿中的汤喝完。

image

完美的抓饭


这就是最不可思议的抓饭了。这抓饭叫做布哈拉抓饭,餐厅的招牌,我们要的大分的(600g)。羊肉的味道无须再说,胡萝卜吸走了多余的油分和肉汁的香气,米饭松软饱满,不干,也不腻。最点睛的一点在于这抓饭里的酸。在图片中可以看到几乎是整头的蒜没有剥皮就放了进去。当你轻轻咬开蒜皮时,融化的蒜汁迅速留到嘴里,香浓无比。浓浓的蒜浆和口中的抓饭迅速融为一体,与舌头和牙齿共舞,这感觉美妙得无法形容!直到现在,想起这抓饭的味道和口感,还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回荡在心头!

如此意外地碰到这家乌兹别克斯坦风味的餐厅可以说是这趟加里宁格勒之旅最大的惊喜。上面所有的菜全算上总共大约人民币300多块钱。两个人吃这么多,这样的价位,在这里换做其他风味的餐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其实价格是次要的,关键是这美食带给我们的愉悦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不写了,又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