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睡开了空调,路路说很冷,我说不会吧,他缩在床单里,说:“我给胳膊和腿上涂满了清凉油。”

      “涂那么多干什么?”刚才说痒,我让他涂清凉油。

      “这样蚊子就不咬我了。”

      “赶快去洗澡,打上香皂!”

      他一边起床一边问:“为什么要用香皂?”

      “把清凉油洗下来。”

      洗完澡回来说:“胳膊上可刺激了,腿上抹的少,没感觉了。”用床单把全身裹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