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读了些魏晋三国时的诗文,来说说曹丕曹植这两兄弟。

曹丕的形象,在历史上是所谓篡位者。没办法,中国古代文人对统治者,象他们要求女人那样,喜欢从一而终,汉是刘家天下,就只能是刘家的。不姓刘而做了王,就是篡位。其实从做王位的角度看,曹家爷们儿几个比当时那些刘汉的后裔,不知道要强多少倍。不说曹操,就当时刘家那天下,他要想拿,还不是探囊取物一般?但人家都没好意思,也没有象赵匡胤一样,弄个皇袍加身什么的,算厚道了。即使曹丕篡了汉位,做了魏王,把汉献帝废了后也没把他怎么着,封他做了山阳公,给了他一万户人家的封地,还准许他行汉王朔,以天子之礼郊祭,上书不称臣。所以汉献帝是得了善终的,退位后还活了十四年,一直到魏明帝的时候才病死。想想大家一贯称道其仁慈的的宋代皇帝,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南唐后主那幅恶狠狠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的样子,曹丕这肚量真不是一般的大。

对汉天子是这样,对于那些不肯归附的大臣,曹丕也同样没有为难。有一老臣杨彪,汉亡后坚决不肯做曹魏的官,“彪备汉三公,遭世倾乱,不能有所补益,葬年被病,岂可赞维新之朝,”这话要对后来的篡位者说,早就被灭九族了。想想明代的方孝孺遭的那份儿罪就知道了。可曹丕不是朱棣,并没有杀他,还“乃授光禄大夫,赐几杖衣袍,因朝会引见,令彪着布单衣,鹿皮冠,杖而入,待以宾客之礼。年八十四,黄初六年卒于家”。这份大度,不说前无古人吧,反正后来者是不多甚至没有的。

曹丕即位后,先后下了息兵诏、薄税诏、轻刑诏,实在是一个很有理想的皇帝。很可惜他只做了七年皇帝就死了,只有四十岁。后世史家因为他篡位,把他写得很不堪。连他相当伟大的文学成就,也被一些人故意视而不见。还弄了个“七步诗”的故事,说他怎么怎么嫉妒并残害他的弟弟曹植。曹植这人呢,当然很有文学才华,但要说做皇帝呢,就不见得比曹丕强。曹操曾经是很看好他的。但他做了几件事,让曹操对他失望了。一件事是曹植有次骑马,“开司马门出”。这司马门,平时是不可以开的,但魏王的儿子要人家开,人家也不敢不开。曹操知道了十分震怒,把门禁杀了顶罪。说越起来这人也真够倒霉的。还有一次是前方打仗形势不好,曹操想派曹植去救援,但他正喝得大醉,曹操只好作罢。所以曹植最后丢掉了即位的资格,多少有点咎由自取。知子莫若父嘛。想想后来几十年发生的事,如果让曹植做了魏王,会不会是另一个李煜或陈叔宝呢?难说。历史有时想想也怪有趣儿的。

此外关于曹丕和曹植的文学成就,历来也说法不一。当然,从文学发展的角度讲,曹植对后世的影响更大一些,但曹丕的文学才华也不输于他弟弟。读读曹丕留下来的几十首诗和两三篇《典论》,其语言之清闲超逸,思维之严谨缜密,殊堪称道。曹氏父子,曹操算得上感性理性兼备的,曹丕则理性多一些,而曹植更多感性。理性的做皇帝,感性的做诗人。曹操对这兄弟俩的安排,其实专业相当对口。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