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休班,一觉睡醒已是午饭时间。也许是病了,或许更应该归咎于这潮闷的鬼天气;自中午饭毕,哈欠一个连一个、眼泪不断的情形一连持续好几个钟头,跟抽大烟的人一样,浑身软绵绵没有半分力气。

       果然欲语还慵,用这名字写博还真最合适不过。八百年不见更新一次,顶多无事时爬上来对着看得已经会背的寥寥数字听一遍背景音乐,发会儿呆,再爬下去HC……嘿嘿,真是一个好的开端,沉默是金……

       其实欲语还慵是我后期混迹碧聊所穿的衣服之一。彼时天涯老家的一众人等已经散去大半,只我轮换披着几身类似的素色长衫东摇西逛,看见或富丽或清雅的门面,对眼了便一头撞进去,或嬉闹欢腾或观望沉默。只是,那时所有的情绪似乎都隔了一层薄纱,明明近在咫尺呼吸声可闻,却又始终是那样地不真切。也许是因为当时的我已无意也无力再投入真心吧,对于昔日碧聊天涯甚至搜狐成人的喧闹繁华不是不怀念的。那些成人家族、天涯家族里的姐妹兄弟,相熟的不相熟的,投缘的不投缘的,掐过的没掐过的,现在想起,统统无比想念。搜狐成人和碧聊天涯期间,是我在网上度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时光,相当长的一段时光。而今惟有怀念。

       突然翻出这段旧事是有原因的。一是因为怀念,二是为了离那个小孩再远一点,爱得再简单轻松一些,三是想借此填充小博image,四是希望可以抛砖引玉,期待有老朋友不小心踩进来丢些更加精美的文字,那我就有福了……image

       又没什么心思了。边聊天边写字真是挑战,我还是道行不够,荒了不少年了,要是白痴大哥来写就不是这么个情形了。

       就当是引言吧,慢慢填。就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