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久没写这种repo了。已经到了late-20s的我依然翘班去追星,自觉不是什么特别正经值得炫耀的事情。但是上班就是好呀,自己的钱想怎么花怎么花呀。追起来好开心的。
这个比赛竟然就这么办起来了,而且大体来说还很成功,结果也是各种意义上的圆满,我也觉得挺欣喜的,毕竟从坏蛋作为唯一的测试车手时就在关注,虽然不想他以这种方式获得冠军,但是无论如何也已记入史册了。不过说实话他在一练第一名的成绩反而更让我开心一点。
总之这次没有别的愿望,我就觉得既然牛皮小鸟坏蛋什么的都要来,就再看看他们好了。
结果竟然在坏蛋这一棵树上吊死了。


坏蛋好像是周二上午到的吧。心不在焉上完两节课之后看到老爷发的消息大感不妙。坏蛋见到KEEP CALM AND BOOST的图很开心,但是问了酒店却因为对这边酒店名字不熟所以还是不知道在哪里。多亏老爷周三见到富二代问清才知道。老爷辛苦了。周二下午等到了牛皮,牛皮听到有人叫他名字,看到我们挂着的巴西国旗就直接冲过来了,旁边中国队接机的两个大哥都急了赶紧冲上来护在他旁边。牛皮就特别特别特别好看,黑,但是特别好看。
周三中午跑回家准备了一下横幅什么的才磨磨蹭蹭地去赛道。搭讪了一些米其林的人。给一个阿姨四位大哥看了坏蛋的拉票横幅样图。阿姨说她投票给了Karun,问我给谁投,我说坏蛋,阿姨就awwww着笑了起来。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啊阿姨!
总之作为一个粉丝踩赛道比车手和工作人员还勤也是够执着了吧。
然后在推广二维码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困难。这个东西可能在中国日本以外的地方都没什么人用吧。做的时候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又一想,不会弄这个东西的人,你们不投也罢啦!
然后就又磨磨蹭蹭一个人去了酒店。
他们这个酒店好破啊!!!!!打车过去愣是没敢下车啊!!!这个楼看起来跟我家旁边的居民楼没差啊!!!!!酒店餐厅摆着露天座椅放着音乐亮着霓虹灯跟我家门口的大排档也差不多啊!!!!!!从车里看了好几眼楼顶的酒店名才确定啊!!!!!
就满心嫌弃地进去了。里面反正也旧旧的,选好位置喝着奶昔看到好多中国人和非洲人……要不是确定过简直不想等下去了。
等到大概7点多,已经查过酒店价格在犹豫要不要订房间了,一咬牙就……搞到了房间号。房间亮着请勿打扰的灯但是没人开门。怂怂地出了酒店去旁边的超市晃了晃,舍不得走,就站在酒店门口继续等。玩着手机偶尔回头一看,就看到酒店门口站着一个超像富二代的人!我当场就动不了了一直盯着看,看了一会儿发现又出来一个长得超像坏蛋的人,我暗叫了一声卧槽就冲上去了。
蹲点的小伙伴们,我知道要带的东西可能很多,背个双肩背会轻松一点,但是千万,千万,千万不要为了怕丢东西/方便拿东西而把包被在前面。千万。不要。
总之我就抱着书包见到了坏蛋。
坏蛋就“矮油,Mialo!”发自肺腑地笑着。
然后就要贴面你们晓得吗。
知道我为什么说不要把包背在前面了吗。
我这个傻逼啊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双方都愣了一下我们尴尬地握了握手。
富二代哪见过这种惊世骇俗的场面,整个人都WTF了。
坏蛋忙说“这Mialo,我粉丝,你懂的。”
富二代就转身去找的哥聊人生了。
后来我就把那个拉票图给他看了,他超开心,说这个可以给我吗,我说可以呀。他就问这个码扫出来是什么啊。我说你试试看啊。他说用什么扫啊,我说,你有wechat吗,与此同时我就看到他手机屏幕上的绿色小图标了。
他就高兴地说有有有,我昨天刚下的。
嗨,真巧啊。加我好友啦。
坏蛋扫了一下发现打开很慢(等等啊……这个时候……我怎么记得他刷出网页来的……到底是有没有数据漫游啦这个屎。)就说算了等我有网了再说吧。
这时候富二代已经跟的哥聊好回来站在旁边了。坏蛋扫二维码的时候dead air了嘛我就“嗨Daniel你好你第一次来中国吗”富二代刚说了个Yes就被坏蛋打断了我们就都没再理他了。对不起富二代同学。
然后坏蛋问我要不要照相。
我哪想着要照相来的,我相机都被我麻麻拿走了我根本没想到要照相。
我就匆匆从包里拿出pad,这时候我已经意识到这个书包很碍事了对伐。我就及时把它甩到后面背起来了,是不是很机智( ͡° ͜ʖ ͡°)☆
富二代就帮我们合影。
然后坏蛋就指着这个pad说,this is the new iPhone 6.
我简直不能懂你的脑。
然后我就问了问他后面的行程什么的,他说还不确定,要去盘古(这么高级的地方)和车队开会确定了再告诉我。我就蠢蠢地和他告别就走了。
临走坏蛋还凑过来说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我就当没听见一样英俊地离开了( ͡° ͜ʖ ͡°)


周四又磨叽了很久,最后决定和老爷去蹲楚老板。楚老板住在地处CBD大裤衩对面的千禧大酒店。高大上有没有!!!大堂挑高好几米,比坏蛋那家逼格高了不知道几倍!!!
结果就……没等着。去了赛道。遇到两个穿雷诺衣服的人,其中一个白头发的好眼熟。我就去搭讪啦,问到你们是不是Viry来的(我已经不记得Viry后面跟的是Chatillon了T^T),他说是,我就问你认识雷米吗,他就“哈哈哈熟得很呐”
这时候我的法语已经用到尽头了,只能用英语解释一下我很喜欢雷米哒。叔叔说是吗你见过他吗,我说是呀以前上海站的时候见过几次。他说我回去会替你问好的。想了想没有别的问题可以问,我也没想到会这么轻易碰到雷主任的同事,我就问这位大叔,你说FE这个比赛能办多久?大叔想也没想就说very long.我当时觉得你们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啊。然后另外一位叔叔也表示,作为干这个活那这份薪水的人,当然是希望这个比赛一直办下去,就不会失业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后来跟叔叔们告别以后走了走赛道,走啊走就进了围场。和坏蛋的车车合了影就回家了。
这时候的围场里简直充斥着各种不知道怎么就到了北京来的工作人员="=


雷诺的叔叔说周五下午会有5圈的测试我们就赶在12点封公园之前进去了。竟然十分RP地看到了车手们拍集体照。具体过程看老爷的条图好了反正看到那么些人哗啦啦地冲出围场走向草坪我简直……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拍完集体照之后坏蛋还揪了揪小鸟的衣领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然后就是那风骚的大片镜头。
再然后我们就选了一个合适的地方看5圈测试。对了就是后来野人老师和尼古老师碰撞的那个弯角里侧,维修通道的入口。
在绿树掩映下看到e.dams Renault的车的那一瞬间心率噌一下就涨了。
看完就和几只野人饭吃了朝思暮想的火锅。吃好之后又【坐公交】去了ABT两只住的破酒店。我好久没坐过这么挤的公交车了嘤嘤嘤。
当天晚上他们去太庙参加集体活动。一边等一边刷微博才知道小鸟那个酒店的盛况…………没看到拉郎西劈的另一边帅帅的样子略有些遗憾。
但是看到了坏蛋帅帅的样子。
简直想死。
其实坏蛋进来的时候我还在前台刷卡。妈的刷半天刷不出眼看坏蛋下车了进来了我就拔了卡扔给服务生一百块钱。跟坏蛋说话的时候还拿着钱包在往里面塞卡。当时那个场面要多紧张有多紧张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坏蛋他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坚持合影。
谢谢你。
西装料子有些敷衍呢。
然后还给了我假手机号。
这次我机智地把书包背在了身后( ͡° ͜ʖ ͡°)☆
一边说话一边贴面简直不要太驾轻就熟。
我就给了他拉票的卡片。他说好啊我明天可以去发给sponsor.
问了问第二天的行程就撤了。


比赛日和安检生气的过程就不说了。在看台遇到个英国大叔问赛程,顺便卖了卖坏蛋的安利。大家听到他名字的时候那个反应我还挺满意的,只是现在想想我应该用WEC卖安利就好了。
签名会的时候先是看到了戴草帽的Karun,我说你为毛这么喜欢这个帽子啊,他就反问我“不好看吗?”我说好看,挺好看的,你戴吧。差点就说了“不就是因为跟队友的一样么”。见到坏蛋一激动连签名卡都忘记拿了。我说嗨他也说嗨,我叫Lucas他就叫Mialo,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高兴还主动high five起来。横幅因为不让挂我就在签名会的时候扔给了坏蛋。回家的时候减轻好多重量(。
发车前去看了看他,他们车队五个不知道什么人一个接一个地回头参观我……反正追雷主任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当时手里虽然拿着相机也忘记拍照。也不知道他和采访的姐姐说了些什么,回过头来指了指我,我就举着国旗做了一会儿背景。后来托德和普罗斯特来和他打招呼,托德还拍了拍他的头。
【啊结果他对着镜头说的时候我也就不过是one of his chinese fans而已啊呵呵。】
最后几圈看他也放弃了我就拿出了法国国旗,没想到发生那样的事。当时这半边看台好多人都在惊叫。怎么说呢,虽然我觉得他为这个比赛做了那么多努力拿这个首站冠军也算合适,但是这样的夺冠方式真是让我没法特别开心。看他赛后感言思路挺清晰,我也不可能说得更圆满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在领奖台底下挥着小小的巴西国旗,和毛毛饭一起尖叫他的名字那时候觉得什么都可以不要了。我也有这样一天啊。后来太后问我上一次他拿冠军是什么时候我才反应过来……那可能还是GP2的时候吧orz
总之带着骄傲和小小的遗憾又去混了混围场。进去的时候他刚好在接受录音采访。站在旁边看了好久,听他说换了第二辆车之后车出了问题,队友的车也不太好。还有个巴西阿姨采访他,葡萄牙语听不懂但是好好听。最后乐视搬了个摄像机来采访他的时候他才看到我,点头打招呼,指着我说,You, you bring good luck. 我心说,yeah, fuck yeah.脑子一片空白。车队的人来找他拍照,我就把手里的旗子递过去了,后来他一直披着,还跟来找冠军合影的小朋友也拍了照。当时好多人来祝贺他来看他,我等到最后才凑过去,被两个胖子挤过来,车队的人说,这姑娘等半天了让她先拍。跟他合影的时候我脑子也还是木木的,闻酒味闻了半天才意识到是他身上的香槟。然后坏蛋对着面前一堆拍照的等拍照的人说,this woman has taken like 20 photos with me.
我说,yeah, like it's never enough.
我过了两天才发现我好像忘记跟他说任何恭喜的话。
我看他当时那个状态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吧。欣喜若狂春风得意英姿飒爽,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形容他那时的样子了。真的有种邻家大妈看着隔壁小伙出息了的欣慰感。"That's my man!"这样。
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脑抽了一定要把他手里的国旗要回来。真是傻逼。送给他拿去跟车队合影不是挺好的吗!
我说旗子给我,我的。
他说,你的啊,我还以为车队给我的。
递给我旗子的时候他还缩回去一下,说Now it's mine.
我竟说了no way.
……我怎么那么傻逼啊!!!


周五跟他说好我周日上班,下了班来找你。结果提前联系他他也不理我。要不是头盔爽快地答应陪我一起我可能根本就不会去酒店了。
也不知道哪来的尿性直接上去他房间敲门,然后门就开了,然后头盔刺溜一下就跑了,然后坏蛋就瘦瘦一小条站在我面前,穿着紧紧的白衬衫和紧紧的牛仔裤。
一边说话一边贴面简直不要太驾轻就熟( ͡° ͜ʖ ͡°)
我说你没理我啊我就上来啦。你是不是还没有网啊。
他说我刚回你微信啊你看,你拿出手机来看啦!
手机里写着Mialo bla bla.
真的是bla bla不是我省略掉的。
那一刻觉得自己真是stupid。
感觉到这个时候他看到我已经没有一开始见到的时候那么高兴了。
也可能累了吧←以一个迷妹的职业素养这样安慰着自己。
他说我们一起下楼好了,等我一下。
再开门的时候他递出一个包裹,帮他拿,大概是赛车服。他自己还拿了几件带衣架的车队衬衫。
等电梯的时候他问我How's work,我说还不错啊。他说你做什么工作的?我就说了。然后我问他你准备什么时候要baby了吗。他。竟然。听岔了。问我。你有孩子啦?
妈蛋。
我又问了一遍,他就用那种想到了老家美丽的媳妇儿的痴汉表情说,还不知道啊,快了吧。
然后我们聊着有的没的出了电梯,遇到了ABT中国的接待人员,一个拽拽的饼脸大哥。
介绍。这是Mialo,这是饼脸大哥【名字已作特殊处理【其实根本没听清。
然后他把那些衣服拿去前台要留给车队的人。他跟饼脸大哥说那个谁谁去街对面麦当劳吃晚饭了。谁谁谁他们一群人中午就吃的麦当劳。正说着这个谁谁就回来了。听起来是巴西大叔。他们用着bro的手势在聊天。
然后饼脸大哥就去给他叫车了。
听他叫Mialo这名字已经都不会浑身激灵了。
和大叔聊了一些貌似是和后面的比赛有关系的话之后他就要上车走了,要跟我再见,我就说我跟你一起坐车走吧。
然后我就【终于】跟他坐进了同一辆车。
从北沙滩到芳草地。北京的地名老好听了有没有。
路上的大部分时候他都在打电话,用葡萄牙语,我能听懂的部分就只有BBC sport, Senna, Piquet,大概是在说比赛的事情吧。
他的手机铃是iPhone那个机器人,哇啦哇啦,喂儿,哇啦哇。因为和同事的inside joke当时我差点就笑出声了。
出租车路过盘古的时候他还指着说,盘古,我们在这儿吃过饭。
就觉得你好土鳖啊。
我说你这次怎么没有车接车送还要打车啊。他说本来是饼脸大哥负责接送车队的人,但是单独行动的时候还是打车比较方便。
我问了非常土鳖的问题,你觉得北京怎么样啊。他认真思考了一下说,会说英语的人太少了,去景点或者坐出租,大部分人都不说英语。我想问他怎么会去玩滑道来着但是我不会说=v=
哦,对,我还是说了一些“这周末太perfect了”“你能拿这个冠军太好了”“你已经载入史册了”“真为你高兴”这样的话。然后他问我你觉得比赛怎么样enjoy吗,我说挺好的,就是对粉丝不太友好,商业区离主看太远,比赛本身很棒,有很多我和我朋友想见但是没机会在其他地方见到的车手……
然后我就说你队友不是TR坏了嘛你的车又是出了什么状况,他的回答跟我在围场听到的采访差不多。估计“电动车只是用电做动力其他没什么区别”“我换了第二辆车之后车出了问题看不到动力数据”这些话他也解释了好多遍了吧,看起来有点不耐烦。
然后,他望着窗外忧心忡忡地念叨,“还有太多地方需要改进了”,就陷入了沉思。
当时那个场景简直……就觉得怎么这么有担当怎么这么成功人士怎么这么man,看得我都醉了好吗。
哦,坏蛋的香水也挺醉人的。我猜是宝格丽aqva。你们想象一下。和瘦瘦一条的坏蛋结合起来……就没有那么娘了嘛(。
他还说赢了fanboost有点意外,我说你粉丝很多吗,我这样的Brigi那样的?他说除了你们还有few in Brazil.也不知道该心酸还是该得意。【对了我刚才上脸书看了一圈,伊跟别的粉丝混得老熟络了似的】我问那个拉票的卡片你发了吗,他说没有啊没时间发也不知道该给谁啊。我说那你留着下站用好了。他说嗯好啊反正就还在我酒店的桌子上放着【这么慌张地解释是怕我问你有没有扔掉吗。还说二维码没什么人会用,我说是哦那你就给他们看写字的那一面好了。
没聊几句他就开始接电话,一直聊到快到地方了。挂了电话他问我们到哪儿了,我说快到了,他就小声说,这么远啊。
土鳖。
然后重点来了。他问我你住的远不远啊一会儿怎么回家啊,我说,反正不近,但是没关系我坐地铁就好了。他就一个劲儿地说不行不行这怎么行呢你为我绕了这么远的路你一定要打车回去我要保证你安全到家不行不行不行你快叫司机不要停表不行不行你听我的打车回去。
他一个劲儿insist的样子简直太攻了。
而且,这是传说中的暖男吗。
他留给司机100块钱,我们简单道了别,他就走了。我觉得抱他的时候我已经快疯了。
这个钱呢,是这样的。从我们上车到他下车好像40块左右,然后我又坐着这辆车去了王府井,最后下车的时候司机找给我31块钱。拿着这些钱我有些搞不清状况。
做了这么多年迷妹终于见到回头钱了啊!!!!!!!!!!!!!!
这算吉祥物的奖金分红吗!!!!!!!!!!!!!!!!!
太逗比了吧!!!!!!!!!!!!!!!!!!!

总之就这样结束了【随意的】久别重逢。
回来以后我去翻了翻旧博客。
原来我以前那么喜欢他。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