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理服务站长黄志勇老师谈灾后心理辅导 
       汶川大地震已经发生有半个月了,现在正值灾后心理辅导的关键时期(最佳期在三个月以内),全国的心理工作者表现出极大的爱心和热情:有的奔赴抗灾第一线,有的利用网络进行远程服务来帮助受灾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恢复心理康健,帮助他们顺利渡过心理危机期。但是,在进行心理辅导时,也存在一些专业性不强,方法过于简单、片面等问题,给受灾群众带来了负面影响甚至是新的伤害,不利于心理创伤的愈合。灾后心理辅导,应注意根据具体情况给予不同的帮助,以提高心理辅导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以下是不同情况下我们可以采取的具体的帮助措施:

一、 不同的对象
由于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因灾难所造成心理的影响也就千差万别。
1、不同年龄:对于幼年、童年受害者,短期影响是对环境的适应不良,长期影响则是对其个人性格的影响;中年人由于有较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一般能够坚强地面对现实;青少年和老年人,情感相对脆弱,情绪反应也就相对更强烈。
2、不同受伤程度:对于没有受伤的人,只是受到惊吓,情绪反应影响相对较小;对于轻伤的被救助者,内心存在的侥幸心理和感恩心理可能会冲淡内心的不良情绪;对于重伤甚至肢体伤殘者,心理反应则最为严重也最为复杂,容易造成严重的心理障碍。
3、不同的受灾家庭背景。有的受害者可能没有失去亲人,劫后逢生,心理受到的伤害一般容易恢复;在失去亲人的受害者中,有的失去的是一般亲人,有的失去的是至亲,有的失去的亲人多,有的失去的亲人少,对心理伤害的影响程度也就不一样。
4、不同性格特点及文化背景。对于性格内向者,可能容易产生自闭或者抑郁,更难走出心理的创伤;对于性格开朗者,更能用积极的方式来面对;对于心理相对脆弱敏感者,不但容易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可能还会出现较为严重的身体症状,严重影响到社会功能;对于文化较高、心理素质较好的受害者,一般能够坚强地面对创伤,较好地适应生活。
       针对以上不同对象特点,对于幼年、童年受害者,要更多地给予家庭式的关爱;对于青少年及老年受害者,应给予更多的情感上的关爱;对于肢体伤残严重的受害者,则应进行系统的、深入的、长期的心理干预与调适,使其更好地面对现实,适应新的生活;对其性格内向和心理脆弱的受害者,则应充分地理解他们,做耐心细致的心理辅导,使其能用积极的态度面对人生。

二、不同的情绪状态
      地震过后,会表现出多种多样的情绪反应,常见的几种反应有: 
1、恐惧害怕。害怕灾难会再次降临;害怕自己及亲人会再次受到伤害;害怕自己会崩溃或无法控制自己。
2、无助感。体会到人的渺小与脆弱;不知道将来该怎么办,感到前途渺茫。
3、悲伤、罪恶感。为亲人或其他人的死伤感到难过、悲痛;恨自己没有能力救出家人;希望死的人是自己而不是亲人;为自己的“失误”而懊悔。
4、愤怒。觉得上天怎么可以对自己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死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气人。
5、重复回忆。一直想着逝去的亲人,感觉很空虚,无法再关注其它的事情。
6、失望。不断地期待奇迹出现,却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与此同时,还会出现与情绪状态相关的生理症状,包括:疲倦、失眠、做恶梦、心神不宁、记忆力减退、注意力不集中、头晕头痛、心跳突然加快、发抖或抽筋、呼吸困难、胸闷、恶心、肌肉疼痛、月经失调、反胃、腹泻等。
       
针对不同的情绪反应采取以下措施:
       对有恐惧害怕、无助感者,我们应该针对其恐惧、无助的原因给予解释安慰,改变其错误的认识,而且要多加关心、关爱他们,使其有安全感;
对有悲伤、罪恶感及重复回忆者,则应以共情为主,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倾听其内心的痛苦,并给予理解、同情,使其得到心灵的慰籍;
对于有愤怒、悲伤等情绪者,则应开导他们以发泄为主,通过渲泄,缓解内心的情绪压力;
       对于失望者,则应以鼓励、引导为主,使其坚强起来,明确自己的责任与使命,以更加积极的心态走向新的生活。
针对不同的生理症状,在心理疏导的同时,必要时可以给予适当的药物治疗及饮食调理。

三、不同的阶段
灾难发生后,一般都会经历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冲击期。出现在灾难事件发生后当时或不久,感到震惊、恐慌、不知所措。
第二阶段:应对期。表现为想恢复心理上的平衡,控制其焦虑和情绪紊乱,恢复受到损害的认识功能。大多数人能够采取各种有效方法接受现实,寻求各种资源努力设法解决问题。
第三阶段:成长期。大多数人顺利度过危机,并学会了处理危机的方法策略,提高了心理健康水平。但也有人消极应对而出现种种心理不健康的行为,有的是度过了危机但留下心理创伤,影响今后的社会适应;有的是经不住强烈的刺激而自伤自毁;有的是未能度过危机而出现严重心理障碍。
       心理帮助的目的,就是让受害者更快更好地度过心理危机期,避免和减少心理障碍的发生,在遭遇灾后的心理变化中,争取最佳的结果.针对以上不同的阶段,应该注意的是:
第一阶段,应以渲泄、倾诉、共情为主,允许受害者发泄,鼓励或引导受害者倾诉,理解受害者此时的情感,与其同悲同泣,避免使用那些影响受害者情绪渲泄的语言和做法,如“孩子,你要坚强!”“你很幸运”“我们已经在帮你,一切都会好起来”。
第二阶段,应以认知治疗、行为训练、鼓励和指导、暗示和模仿技术、转移注意力等治疗方法为主,帮助受害者尽快摆脱不良情绪的影响,坚强地勇敢地开始新的生活。
第三阶段,受害者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和力量,独立处理自己的情绪和行为问题,构建合理的认知行为模式,最大限度地挖掘自己的潜能,自觉地履行社会责任,健康快乐地生活.
《中国心理服务》站长-黄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