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近视眼却坚持不带眼镜的半残疾人士,我表示,有一个眼神一流的旅伴儿陪在身边,那绝对是一个福气哇,你说我是怎么那么运气就捡到maria呢。这边厢我们在沙滩边儿的马路上走着呢,那边厢maria突然兴奋的拉着我喊,海龟!海龟!

啥?

Maria 目光炯炯,指着距离俺们至少20米远的浪花朵朵处比划,海龟!大海龟!

泪流满面啊,我哪看得见哇!我瞅,我瞅,我瞅瞅瞅,每到这一刻的时候我都分外惆怅,好在咱腿脚利索,看不见咱还不能走过去看嘛,于是率先冲向海边,然后在接近大海龟的那一瞬间紧急刹车,嗯哼,我怕它咬我!

于是我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畏畏缩缩的躲在它的侧面,趴在沙滩上打开相机开始拍照,五分钟后俺才赫然发现,那个啥,这个海龟肿么嘴角有血?难道它已经…..死啦!

我实在是太懒了,或者说是这游记拖的时间太长,今儿想了想,突然间我好害怕,我怕万一我不用码出这些字儿来,我会不会就忘记在那些在西西里的日子,那些美好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就像我今天想码字的时候,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之前的文档,于是我只能新建了页面,重新开始。不对,我还有个承诺,因为当所有的心想事成都实现了之后,我唯一的感激方式就是把它写出来。那么继续开始,争取在去美洲前完成西西里。

在西西里的日子里,基本上是想什么来什么,比如我想爬Etna,Catania还是阴云密布,可到了Etna却是 朗朗晴空,于是我在没有任何装备,不认识路的情况下独自登顶了已是白雪皑皑的火山。比如我要去Castellammare徒步,一夜的大雨瞬间放晴,给了我那么好的一个阳光,比如我想去Stromboli,正发愁找不到伴儿分担费用请向导呢,maria从天而降,这个早上还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的德国姑娘,在和我晃荡了一圈palermo后迅速做出决定,直奔Aeolian 群岛!至于传说中三月份天气很差的Aeolian 群岛会带来什么,哎呀呀,我忍不住的笑啊笑,这叫剧透么?

I’m a lucky girl, 早餐的时候我得意洋洋的显摆,好邪门啊,每当我要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那里都会下雨,你放心,我们到了Aeolian 群岛保准天晴。

此时此刻的palermo,天气阴沉的可怕。Maria 听到我打的保票也兴奋的点头,别忘了,我可是刚刚躲过日本大地震,我也是lucky
girl!

气场啊,气场很重要, 两个姑娘大笑,然后收拾行李出发。按照我的计划,在去Messina的路上,我们要在cefalu停一下,既然很多人都说那里有着最美的海滩,那么好,就要看看它有多美。

出发前合影之,哎,我看着肿么像个小胖墩!

01.

image 

神马叫天随人愿啊,一上火车就开始下雨,一个小时后车到Cefalu,刚刚好大雨初歇。

啰嗦一句,虽然Taormina很漂亮,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喜欢那里,大概女生始终是感性动物,一想起连售票处都拒绝我暂时寄存一下大背包的请求,我就觉得难过,Taormina可是有别于整个西西里民风的一个奇葩呀。好在Cefalu虽然也是一个商业化严重的度假小镇,但却秉承西西里亲切可爱的风情,虽然火车站仍然没有存包处,可咖啡馆的店员让我们去隔壁停车场问问,于是门卫房子里一个小帅哥干脆利索的答应了我们把两个大背包暂存的请求,并且告诉我们,他下午三点下班呢,在这之前什么时候来取包都成…..

嘿嘿,轻装溜达!

02.

 image

Cefalu是著名的《天堂电影院》的取景地, 但是我的兴趣点在La Rocca,Rocca应该是石头的意思,但其实是镇中心的一座不到三百米高的小山,这里据说是西西里的第一批居民的落脚点。登高登高,这始终是俺最大的乐趣,于是俺带着maria一路打听着找到了入口。有maria作为旅伴的好处之一就是,她会说简单的意大利语,这个在西西里简直太有用了,要知道一路走过来我可是费了不少脑细胞忙碌于连比划带猜的交流中。

这一天是三月中的一个周六,早在前一天palermo,我们就发现很多人在忙忙碌碌用鲜花装饰大教堂内部,于是猜测可能要过什么节,可惜语言实在跟不上趟,问不出来是什么节日。结果又碰上了,在La Rocca的入口处赫然贴着纸条,maria大概能看懂的只是今儿关门,果然待我们爬到一半的时候就被迫停了下来,大铁门拦腰挡在石阶路的中间,门锁啦!

经过我们两仔细的研究得出结论,以我们俩的伸手,翻墙过去的可能性基本上为零,不过嘛,侧面有条野路直通悬崖,犹豫了三秒后俺率先冲了过去,小心啊,有水,石头很滑! 

03. 远处城墙那里就是铁门的所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重返西西里,到墙那边去看一看

 image

这条小路就在悬崖边儿上,稍稍有点危险,但风光一流,整个Cefalu尽收眼底,稍稍弥补了不能登顶的遗憾,然后你们瞧,太阳他老人家,要出来了。

04.


image

 

05.

 image

爬个小山之后溜达去海边,淡季阴天,好生冷清,看不出来哪儿美啊,我们俩一商量,得,打道回府,还是早点儿去lipari吧

06.

 image

作为一个近视眼却坚持不带眼镜的半残疾人士,我表示,有一个眼神一流的旅伴儿陪在身边,那绝对是一个福气哇,你说我是怎么那么运气就捡到maria呢。这边厢我们在沙滩边儿的马路上走着呢,那边厢maria突然兴奋的拉着我喊,海龟!海龟!

啥?

Maria 目光炯炯,指着距离俺们至少20米远的浪花朵朵处比划,海龟!大海龟!

泪流满面啊,我哪看得见哇!我瞅,我瞅,我瞅瞅瞅,每到这一刻的时候我都分外惆怅,好在咱腿脚利索,看不见咱还不能走过去看嘛,于是率先冲向海边,然后在接近大海龟的那一瞬间紧急刹车,嗯哼,我怕它咬我!

于是我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畏畏缩缩的躲在它的侧面,趴在沙滩上打开相机开始拍照,五分钟后俺才赫然发现,那个啥,这个海龟肿么嘴角有血?难道它已经…..死啦!

我靠,太丢人了!我赶紧回头找Maria,Maria和我不一样,她对什么干尸啊,什么死海龟啊完全没兴趣,正坐在一边沙滩上休息呢….好吧,我只能假装她没看见她没看见,接着拍照…..

一会功夫,我的大海龟旁边就围了好几个游客,也跟着比比划划的拍照,这几个游客散去了之后,俺也起身拍拍屁股准备走人的当口,来了俩明显当地的渔民,俩老爷爷热情洋溢的跟俺叨叨了一番,听不懂啊各种听不懂,赶紧叫来maria翻译,maria 笑眯眯的两手一摊,这下咱们绝对是lucky girl 了, 他们说海龟是你发现的,可以帮忙把海龟抬到咱们的旅馆!

喔,妈妈咪呀!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