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明综合症的症结就是科技进步和工具理性,原本世界是建立在人的道德观,向上心,同伴意识群体意识这些人类能够把握,能够以此为基础建立个人价值的基础之上的。但是自动化信息化把这些东西都轰爆了,人不需要有道德和同伴,只需要在依靠自由市场中逐利本性平衡出来的稳固社会里随波逐流,世界就能够顺畅的运作下去。在这个过程里个人价值彻底被轰爆了,人感到孤独和自卑和无聊,由此产生的一系列思潮和(次)文化,在社会文化里的反映,是很有意思的。

潜伏期:
汲取了科技的帮助,同时将科技美化为人性的光辉加以讴歌赞颂,这个阶段是科技和个人价值的蜜月期,个人的美好愿望科技一定会帮忙,敌人则是少数挑战世界秩序的坏人小集团,在秩序的协助和赞颂下打倒即可
示例:凡尔纳,不可思议海之蓝莉亚(的前诺干集?),铁臂阿童木?早期美式超级英雄?其实这一块不必非要定死在科幻里,埃米尔擒贼记也是这调调。此外还有一个特例,日本RPG英雄传说系列风格的世界观,其实要分期那玩意的核心应该是第三期,但是把内在私人的世界观扩大成整个世界了,所以形式上完全是这一期的积极向上的东西

I期,革命阶段:
科技和个人的裂痕出现,这个时候人类试图以秩序本体的作恶来解说这个现象,并且以构建更好的秩序作为解答,小心翼翼的维持着科技和文明的体面。这个时期敌人的描述被渲染到无以复加的邪恶,具体,偏激的程度,以道德或者世界观的偏差来解释恶之根源,并且以全世界层面的彻底革命和改造来解决,相比潜伏期只是抓坏蛋的层面来讲,这一阶段是无限扩大化了。这个阶段里许多二战文化被拿出来用
示例:星战,高达

II期,控诉阶段:
纸里包不住火,何况从外界寻找虚构的有恶意的巨大的敌人集团本身就不是心理健全的构造世界观的手法,这个阶段大家脑袋清醒过来了,开始反思文明和技术对个人价值和审美的决定性矛盾性,敌人不再拥有具体的形象和人格,对于恶也跳出了批判的巢穴,开始研究深层次的必然性,“人和人之间的隔阂是绝对无法突破的”“文明和技术必然会给世界带来灾难”,这个时候兴起的环保主义反战主义千万别用泛道德观去解说,不是这么浅薄的东西
实例:摩登时代,风之谷,EVA(算是I期和II期承上启下的作品,硬要说的话也有些穿越到了III期,这一点来说是神作没错)

III期,人文主义复兴阶段
其实严格的说,技术和科技本身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不是决定性的否定,只要个人足够独立,足够努力的去构架自我,个人价值还是可以树立起来的。在这个思潮下涌起的一堆东西已经放弃了沉重的革命口和控诉口,对整个世界丧失兴趣,彻底抛弃,转而开始围绕个人构筑自身立足的原点或者价值,这一阶段的很多东西和潜伏期很像,要注意潜伏期里个体个性,人格强度这种东西是没有决定性意义的,严格地说潜伏期里没有真正的恶和绝望,世界的属性是正面的(控诉期则为负),到了这个阶段却以个人构筑正面属性,世界是0,不正也不负,是无机的。
实例:轻小说(其中世界系为II期~III期的承上启下),萌文化,豪斯医生,村上春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