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py晚上離世了, 在我哥生日當天。

這小狗, 對我哥來說好比親兒子, 牠陪伴了他十五年, 經歷了他最不開心的人生關口。牠和我的毛毛不同, 我和毛毛沒有經歷患難, 我對牠的感情是又愛又恨; 然而 puppy之於我哥, 是一個忠誠的伙伴, 一個相依多年的家人。晚上乍聞噩耗, 我大驚不已, 因為今天是我哥43歲生日。像毛毛選擇在913離世一樣 (我弟弟家的門牌號) , 我想, 牠一定也捨不得你。

我哥是十分愛puppy的。他常帶牠去海邊游泳、行山; 他會在msn的視頻叫牠叫我"姑姊", 會把他們旅行的照片email給我們看。只要不是上班, 他都把牠帶在身邊, 如影隨形。兩年前毛毛病逝, 我曾語重深長的和他傾談, 叫他作好心理準備, puppy也很老了, 將來百年歸老了時他終得要接受。到年初云斯的小狗仔仔去世時, 我也和我哥再說過同一番話, 他說是呀, puppy這一年退化了很多了。因為他們是如此相依為命, 所以我很擔心他, 比起其他兄弟姊妹更甚, puppy和我哥是的關係是那樣的相親, 萬一有天牠走了我真怕他會很難受。但叮嚀歸叮嚀, 當真的面對生離死別, 我想, 沒有一個人可以處之泰然的, 就算有幾多次心理準備都一樣。

我和puppy不算親, 近幾年已很少見面, 對牠的記憶已有點模糊, 然而, 牠年輕時是個強壯和精力充沛的哥兒, 身上有股濃烈的"男人味", 最喜歡就是"扮咬人"; 而且跑得極快, 但卻又十分克制, 不會亂跑讓人擔心。記得有一年我哥去旅行, 派了我到他家"看狗", puppy就一直無心機的躺在門口地上幾天等他回家。

華記, 我對puppy的記憶很少, 不能像寫毛毛一樣把puppy的一些生平寫下來。我想, 你和牠共同擁有的回憶是無人能取代的。但我想說, 你應該很開心才對, 因為你對puppy的愛是持續的、每天的、而且都是開心的, 這些回憶都是美好的; 我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越來越不親近了, 而你卻擁有了這一段幸福無憾的記憶, 因為你珍惜過你們在一起的每天。希望你也好好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