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厢式小卡车在雪地中行驶。树林稀疏但高大,夜晚的幽深被积雪反光,调和成柔和的蓝调,从车窗外面倒映进驾驶室。
所以,虽然没有开顶灯,开车的年轻男性却身处一片透亮之中。
猜想这是午夜前后的某个时刻,世界非常静谧。
忽然略有颠簸,他出自本能,看了一眼后视镜。原本后视镜的视域内什么都没有,但,就好像跟随他的心念转动,空气的质感变了。驾驶座背后的空气像一面LED幕墙,接通了电源,电源尚且不稳定,瞬间出现竖条的画面,尔后波纹般淡淡消失。
他一点也不害怕,就像完全理解。
卡车似乎仍然行驶。
接着,一个女孩的形象出现在不稳定的画面中。
她很年轻,比年轻的他还要年轻。她的打扮像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穿一件灰色的棉袍,没有任何装饰,戴一顶白色的棉线帽,长发从帽子下面露出来。
她好像也在一片雪地里,不过看光照像是白天。她直愣愣地望着“镜头”,眼睛里有茫然,也有惊讶,但都不是很剧烈。她嘴唇微张,看上去像一个小巧的圆形。这是一个脆弱的形状,好像随时会变成“一”字形,也会变成“~”形或者“V ”字形,还有“ ^ ”字形。
他回头去看她。
视线交汇了。尽管这似乎是不可能的。
但女孩的脸色柔和起来。她屏住呼吸,温柔地,甜蜜地,安静地,注视着他。对于她来说,这个突然出现的影像——一个从驾驶座上回头看她的陌生男性,同样意外,但并不难接受。
他和她互相看了好几眼。接着,电流消失了。车厢里依然是一片透亮的蓝,但好像,有一种看不见的光谱,暗下来了。
但,他和她互相看见了。可能曾经相遇过,可能很久以后会相遇,可能永远也不会相遇。

上帝啊,我好久没有做这么凄美的梦了。
简直就像我小时候吃过的罐装扬州亲亲八宝粥的甜美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