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后悔了,每天都昏天黑地的上豆瓣,把小酒馆新年音乐会忘的一干二净。回过神的时候已经31号下午4点了,在我纠结了将近5个小时要不要去的时候,猪同学拉了我一把。他先是很诱惑的问我抽烟不,然后被勾引去了水吧。当我们坐在水吧的沙发上神侃的时候,看了下表,演出结束了。于是我松了口气,不用纠结了。

变色蝴蝶好像昨天就演了,幸好不是今天,如果在今天,晚上我就回不了家,夜宿川师。

三顿饭我都吃够了,但那么咸那么油的烧烤我还吃的很专注。老板肯定是下药了,用暂时的兴奋蒙蔽我的味觉。回来一打开扣扣就像嗑了药一样,巨兴奋无比。兴奋着,兴奋着,我突然就想听李志了。广场啊,好热闹;李志啊,好磁性。

丁子霖:一直预感着有一场灾难要来的,可来的太快,而且扎扎实实的就落在我头上,是我最怕生事的人的头上,它夺去了我最心爱的儿子。

最有爱独白。

image
下面附豆瓣文一篇

好喜欢草儿乐队。

   这几个小伙子帅不用说,气质还特别出众,温文尔雅,忧郁低调,一点都不像现在社会上很多小青年流里流气,只知道贫嘴,一脸欠抽的样子
  当年单凭儿歌喜刷刷就一夜之间刷遍大江南北,特别是刷进了农民朋友的心窝窝,可见他们真是死拉死拉滴有才
  最牛B的一点是,现在名气传到外国去了,据说现在世界各地的歌手都在抄他们的歌,真是太BH了,太给中国人长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