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清点完今晚“话剧局”的人数,给北京人艺票务中心打电话订票,nnd,说还剩一张,只好改明天了。挨个打电话通知改期,然后,央求本来被我安排在明晚那场的非非和我一起去趟人艺,提前把明天的票先买了,万一到时候又没了呢。我和她计划着七点多去,买明天票的同时,看看是否有一线希望买到今晚的余票。

又是差十分钟到的人艺,竟然还真有今晚的两张。于是,我问非非:”那你今晚看了,明晚还看不看。非非异常坚决地说:“不看,我没你那么变态!”我冷笑道:“哼!你会后悔的。”于是,买明天的票时,我比原计划少买了一张。

演出结束后,非非故作镇定,沉默不语。我很是纳闷,问她:“你觉得怎么样啊?”

王府井大街的寒风中,非非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带着哭腔:”我...我...明天...还能再来吗?“

我斩钉截铁地回复:”门儿都没有!“非非央求我:”哎呀,人...家...求你了,我...要是明天还能看,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狞笑着:”真的吗?什么都行?“她忙不迭点点头。我冷静了片刻,说道:”这还差不多,那就写份悔过书吧!“

于是,有了这份非非关于话剧《向上走,向下走》悔过书。大家看看她的悔过书,您觉着她这态度还行吗?明天我把我的座位让给她吗?

相关阅读:非非的悔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