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活在一个符号的世界里,不仅仅是物品,精神,包括我们自己,都是一种符号的衍生。或许我更喜欢把每个人称作是符号的载体和终端,我们是理解的承受体,同时也是更多符号的创造者。    
 
   如果我让这片文章成为一种系统而不是机制,那么我就要先把所有的前提与基础选定好,不然任何谈话的流向都会成为混沌的一片,形而上学的无界公式。我希望把贝克莱的话当作是一种禀性机制,这样或许能更好的理解和应用,并非是一种完美的方法,但这可以为我们省下不少的时间和精力,唯一麻烦的就是后来的各种环境下的修补和扩张,不过我已经提前放弃了。

  作为符号的载体,自身的评价是唯一的选择,因为不管是客观存在与自身感受有多么大的出入,那这一切也仅仅是另外一个载体对自身载体的新感受和输出评价,我们既不能判断客观存在物体的状态,更不能把其他载体的输出评价和自身来比较,因为所有的所谓客观评价也都是别人的主观评价罢了。如果选择一个模版,那么就用美人吧。如果本体A认为美人C是最美的,而非本体B认为C是最丑的,那我们去相信谁呢?  或许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因为本体A的感受是主观的,一旦主观形成后,就无法再规划为客观了,而且这也不能规划为客观。但是同一方面,我们不能认定B的感受是客观的,因为B本身是用一种自身的主观来评定的,他的相对可观仅仅是对于A来表示的,如果条件中撤去A,那么B也会成为A的变体,所以B本身也是主观的相对客观表示罢了。那么究竟谁是一种客观的表示呢,最好的机制是相对逻辑,即如果是A为前提载体,那么B或者其他载体就是客观评述表示。A本身的价值不再是一种评价的表示了,而是成为一种符号的坐标,用来表达B载体的存在和相对客观性。而B的符号表现就成为了大机制中的真正存在,而不是坐标A。那么回归到符号体系本身来说,作为符号的存在,不管是人还是物体本身,他们都是一种符号。成为一种符号的前提是存在,哪怕是像死去多年的奥德修斯,他依然是一种符号,因为他的存在是非自身,是融合于我们自身的一种变体。如果不去深究刚才说的奥德修斯,也就是融合了,但是自身感受并不能证明存在的符号的话,那我们可以继续下面话。符号A的存在表现已经在自身的客观性争论中被抹煞,因为他已经是符号B的相对存在前提,自身并不能单独的存在了,但是如果A本身不存在,那么B的存在价值更是没有。请注意,我们所说的价值只不过是所谓客观评价的一个小小的系统,而不是扩大的讨论存在价值,这也是相对的。如何评断符号A的价值呢,符号A本身就是在一个系统中求证自身的客观存在,但是却在符号B的辅助证明中消失了,这是可笑的,为了证明自身而必须消灭自身。但是如果我们分开一个轨道来看,也就是把时间和形式分开来看,A的存在是不受任何影响的。也就是A在求证前和相对自身来说,他一直存在,从来没有失去自身的存在意义,他的存在意义的消失仅仅是因为B,也就是相对于B来说的。如果我们站在A的角度来说,那么他不仅仅是存在,而应该是永远存在,因为这是对于他自身主观来说的,并不属于任何客观体系的,而更大的问题是,如果不把A放入只有两个符号的体系中,如何去证明A呢,因为单独的存在机制是无效的,客观和主观的意义也就是来自于两个和两个以上的体系中,如果去掉了B , 那么A本身的存在更是会没有。这或许是一个两难,我不知道有多人明白了我的意思,但是我的字句里,每一句话都代表了一个螺旋,是永远存在悖论矛盾的。他们是稳步上升的,就像是两面镜子中的物体,永远没有尽头。那么我们作为符号描述的前提被搞糟了,因为这是看起来对立的。但我要说的并非是这种悖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地方都存在悖论,不仅仅是无聊的A与B,更不要提什么美人C了。我只所以说这些废话,只不过是为了证明,不要想当然的去证明符号的存在意义,因为每一种东西都是相对没有意义的。符号的价值在于简化和缩短了悖论的空间,从而更好的去作为一种模型。这种模型本身不是表达可以用字母或者数字来代替什么,而是告诉我们符号本身的映射价值。如果可以不那么严肃的证明什么,那我很想用一种缓慢而不精确的表述来说符号。不要认为前面的废话是无聊的,因为废话的作用就是为了衬托符号学说的精确但是可以意会的主题。如果从远古时代来看,我们就已经学会了符号的应用,语言,物体的认知,这些都是符号的体现。而现在,几乎是符号的海洋的社会,我们更离不开符号本身了。而我们创造和使用符号,也是为了更好的,简便的来进行一种存在和融入的进程,如果说这是一种机制的话,那符号本身就是最大的组成体,而不是我们。我们作为符号的载体,真正的作用是很少的,所有的有意义的互动都是符号来代替完成的,就像说话一样。那么我们可以这么说,如果失去了符号,我们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一旦失去了对比性的系统,那我们也无法证明自身的存在,没有了自身的存在,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但是符号是我们创造的,应该隶属于我们自身的存在体系,如果拆分到个人来说,每一种符号的最终表现都是自身来表达的,也就是所谓的终端载体表示。虽然一切都是一种悖论的雏形,但是符号本身却有躲避的功能。如果某种符号体系被悖论本身缠绕,那么符号本身就会消失,或者是进入第二层的空间扩展,也就是说如果出现A与B的悖论,那么符号本身要么消失,要么只是作为一种表述体,他本身并不会牵扯到真正的存在性问题中来,这也是符号最原始的功能。

 接了一个电话,把剩下的话都忘了.......似乎还有很多要说的........只好就写一半了,虽然是谈符号,但是也只说了一些无聊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