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办公楼静悄悄的,跟热闹非凡的茜子卖场形成了鲜明对比。

今天买了茜子已经卖了几年的7彩布球胸链。用碎布缠绕成不同的颜色、材质的球,如褶皱布、毡子等等,之后用普通的黑色绳子串在一起。记得以前还买过同一系列的钥匙扣,丢在抽屉的某个角落。
不是因为平。这一场不过半价罢了。

我遇到一个人,伊看见我拎着一串球在比划,开心得不得了。几乎是扑上来。她说她专门为这一串来的。又积极贡献意见:你这串是撞色,不如粉色与紫色是搭色。
这款式已经不大新,材料不够名贵,价格不够平,所以存货不少。而且因为是长链,需要奋力把缠绕在一起的它们分开。伊拉着我,来嘛,两个人一起解,我会比较有耐心。
很多次,我们开开心心的解救一串出来,却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色系。伊不喜欢那个毡布的三角造型,恨恨的说,坚决拒绝毡布。

最终,她拿到了想要的款色,欢呼,却又半路停下来:只一串会不会单调?怎么搭色呢?
我煞有介事的歪着脑袋,这确实是一个难题。

之前与BOSS谈了后续工作的规划,人员的配合。有的项目已经就绪,却一直没有审批下来。新的工作也要开展,却不能尽情配置人力。有些挠头。BOSS在人尽其用方面是九段,我才把对工作的设想和预期表达清楚,她就已经指出更高阶的设想和预期,并且与我敲定每个人未来1-2周每一天的工作。

我的建议是:不如与稍短一些的金属链子搭配。穿白色裙子的时候,单一串也能出场了。
她很满意这个方案,拎着自己的小筐转战下一个展示区。
这才发现她穿一身很精致的套裙,应该是百货店中淑女馆的货品。跟茜子两码事。大概,她的那一串,顶多show一场,就会丢进某个角落吧。

在珍珠亮片羽毛水晶绸缎之间,有一个小女孩找不到妈妈。小家伙清水挂面的短发上夹着一个奥地利水晶珠子的发卡,店员牵着她的手,问她:记不记得妈妈穿什么颜色的上衣?
也许,她的妈妈做回从前的小女孩了吧,这真是一场升级版的过家家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