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在写上一篇日志的时候,灿烂的大连正挂着灿烂的风,零下七度。

彼时的我正躲在酒店里敲字,心里无比纠结想要冲破寒风去看海,耳边回想着迅姐姐和你一起看海歌词里的美妙誓言,忘了人家描绘的是夏日阳光海滩的曼妙场景,这厢一出门就被凛冽的海风吹回现实。我无比怀疑风里头夹着冰沙,吹的脸疼。那场景,同比零下七度的南京,或者上海,外加带着海风味道的冰沙往脸上吹,就是这个样子。

后来终究是看到海了,一行人无比雀跃。当然大海也并非客气的回了暖,总之是我们几个兴奋的海边赞叹了下呼喊了下外加留影了下,小脸个个红的喜庆,耳朵也生生冻得通红。只是海还真有这样的魔力,水天一色,一望无边,广阔已经可以平息所有的不快,何况是这么冷的风吹吹也让立刻让人清醒。冬天去看海还有个好处是整个海边基本上也没有别人,就留着孤零零的一行游艇,冷的清冽,也冷的贵气。

当晚又飞到上海。吴江路上依然热闹,只是老据点小黑蚝情就那么润物细无声的黄了。剩下的就是重复每季一次的上海生活,吃喝主基调,玩乐随心情。至于跨年,那是在堵在去新天地路上的出租车里完成的,在直线距离500M的主干道上,我们看到了新天地绚丽的烟花,1KM的路,31块大洋,整整40分钟,真他妈一大创举。

整一天,走了半个海岸线,事故和遭遇不断,也算迄今为止最好玩的跨年,同意请举手;不同意,自己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