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半年了,没有留下任何文字。事实上,每天都在和这个叫“文字”的东西打交道,给这些单纯的东西附上人的冠冕,歌颂,然后遗忘。遗忘是件很难的事情,很多东西变成须臾不可离的东西植入梦中,在每个夜晚折磨着疲惫的大脑。

 
     想写些东西,情绪到了笔尖却化作了缥缈。因此,屡屡开个头就放弃。半途而废的文字,如同这些年被我消费的青春。


       
我的青春飘在一地鸡毛上,软绵绵地裹胁而下,无所谓目的,也无所谓思想;我的青春没有走过很多路,也就无从知道泥土的芳香;我的青春还顶着那些悬在空中的思想,只是,不知道还要飘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