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文殊坊给女儿淘得手工布鞋两双,店员说穿不得了可以洗了挂着辟邪,不知道是否因为“布鞋”与“辟邪”音近故有此说,总之狗狗上查不到。所谓民俗,多有牵强附会之处,况且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追本溯源和正本清源。

        再说说布鞋,个人觉得这种浅口的款式比较小姐做派,鞋面太宽,把脚背都遮挡完那种就比较村。同样中国调调,设计上对比例的考量不同,就呈现出雅俗不同风貌。服饰也好,建筑也好,其它皆如此。

背景是今天刚给女儿做的小熊小兔被套和枕头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