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个深夜,
某人轻轻的敲着我家的门,
一直敲着,
直至我们收留他一夜。

我在睡意朦胧中,
只记得有这样一个人
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
甚至以及不记得他的声音,和容貌。

醒来时
他以走了,
自此没有人提及过他。

有过这样的人,
也许再也不会有,
我们照样生活着,
满足着自己,
做着看似应该要做的事,
抱怨着 却只会抱怨着,
难道就这样照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