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009年的最后一个星期,可以说过得惊心动魄,百感交集,一直到现在,这颗心还不确定有没有安定下来。
  12月23号晚上,送眠眠上了火车,心想着一夜无话,第二天她就到了济南,在熟悉的地方待产,有很多亲人照顾她,医院里也能更好的安排,结果24日凌晨4点32分,手机铃声把我吵醒,眠眠在火车上破了羊水,顿时身体冰凉,手足无措。千里之外的紧张情况,我只能远远的空着急。好不容易稳定情绪,紧急上网查了羊水破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怎么处理最合适。那边已经决定要徐州站下车,120车也已经联系好。我也赶紧查找火车汽车车次,尽快赶过去。这好像是电视剧里的情节,居然真的发生在我自己身上,匆匆开车出门,去火车站买票,结果开到云东路上,就感觉方向盘不由自主的往左偏,越偏越厉害,明显感觉失去控制。靠边停下一看,左前轮已经瘪了。当时凌晨5点左右,街上空廖无人,寒风侵衣,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反正根本没心情换胎,硬把车开回了家,然后重新打的赶往车站。一问只有晚上的车,怎么可能继续在这里干等一个白天,当即决定去客运中心,直达徐州的车要下午,而当时我只想尽快上路,如果不能一点点向眠眠靠近,心就会一直是煎熬的。于是买了7点半去南京的车票,在车上不断联系,得知眠眠6点多已到徐州,幸好有车站上的热心帮助,6个人合力抬到休息室,随后上了救护车,送进了徐州妇幼保健院,经过检查母婴都还正常,这才放心了一些,到南京已经是中午12点半,一下车立即转到售票处买到了下午1点半到徐州的车。等车的时候,眠眠那里已经定了下午手术剖腹,其实眠眠是很想顺产的,但是那种情况下谁也不敢冒险了。下午3点的时候,在车上接到岳父电话,说已经剖出,男孩7斤2两。母子平安,心里说不出的感觉,终于还是没能在眠眠分娩的时候陪在她身边。又又提前降生时间是14点32,距离我接到眠眠火车上打来电话整整10个小时。
  车到徐州已经是夜晚,打的去医院路上又碰到大堵车,才想到原来是平安夜。最后的几百米是提前下车跑着去的,一进病房看到眠眠躺在床上,身边还连接着一起监测身体状况,心里就有点酸酸的,转眼再看旁边的小床上,这就是我的又又,看上去特别的清秀,眉目也很疏朗,丝毫没有初生儿皱皱的样子,这一看到他知道自己真的成了父亲,这个小生命以后就要依靠我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晚上都在医院里加床陪着眠眠,她是最辛苦的,术后缓慢的恢复是很折磨人的,但她总是很坚强。又又小小宝也在一点点熟悉这个世界,熟悉他的爸爸妈妈,每次抱着他的时候心里都觉得很温暖,他不怎么爱哭闹,时常会静静的躺着,睁着眼,左看看右看看,或者盯着我看一会,看得我心里充满疼爱,他是个特别乖特别可爱的小孩。虽然他的提前出生把妈妈姥姥姥爷折腾了够呛(在这里也要特别感谢岳父岳母,你们辛苦了),但他的出现带来更大的快乐,今后也将在给我压力和责任的同时,带来更多的乐趣吧。
  领到了出生地在徐州市云龙区的出生证,12月31号,2009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又又回山东姥姥家了。一路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晕车,一直睡得很沉,到家一夜过后,他就是两岁的小小宝了,嘿嘿。希望他一直都健康,可以不成功,一定要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