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过了八百里通天河便是西梁女国。西梁女国的姑娘们可谓彪悍 —— 她们割男人的肉做香包,抓男人到屋里聚众调戏,把师徒四人水泄不通的围在路中央,人人高呼:

“人种来了!人种来了!”

男人们在这样一个国度真正成为了生孩子的工具,而且考虑到字母河,这种工具还不是唯一的。所以吴承恩脑中的西梁女国绝对是女权主义先锋。而且更绝的是,女王看到唐僧不想封其为后,而是自己甘愿做二把手,把王位让给唐御第。可见吴承恩也看到了女权主义的软弱性,遇见了几百年后女权运动的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