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上。
我去吃寿司打游戏了!(不要再强调了!)

回到村里,花子的母亲对十代和游星千恩万谢,村民们的态度也亲和了许多。

游星告诉村民们被鬼怪附身的野兽已经被消灭了,但是那只野兽只是被鬼气操纵,鬼怪的本体依然在山中,如果不找出来将其消灭,迟早还会出现被鬼气操纵的野兽。十代从游星那里已经得知游星原本想跟踪野兽找到鬼怪的本体,却因为自己的缘故打乱了游星的计划,故而心中十分内疚。游星则安慰十代说,就算没有十代,他也不会看着花子被野兽袭击,言辞中对十代勇敢的行为十分赞赏。十代这才觉得稍微宽心,并且表示以后一定听游星的话,不会再给游星添麻烦。

因为鬼怪的本体还没有被消灭,游星打算再在这个村子住上几日想想办法。花子的母亲为了答谢恩人,坚持要游星和十代住到自己家里,游星推辞不过再加上十代也比较想住在条件稍好的地方,两人就住进了花子家。

一进入房间,十代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顿时觉得浑身都在痛,特别是被野兽扑倒时受伤的地方。他现在除了想躺下来好好的睡上一觉什么也不想干,于是放下背箱准备躺下。

“啊——!!!”看到背箱上的破洞,十代发出了一声惨叫。“没有了!没有了!!那个东西没有了!!!”十代慌乱地翻着箱子里的东西,但是似乎最重要的那样东西不见了。十代急得不顾一切地冲向门外,打算去山上把遗失的东西找回来。

游星出现在门口,拦住了十代。

“你要去哪儿?”

“我最重要的东西不见了!一定是那时候掉在山上了,我要去找回来!”

“山上还有凶猛的野兽,你不要命了吗?”

“我一定要找回那个东西才行!”

“那东西真的对你这么重要?”

“比我的生命还重要!”

游星盯着十代,十代的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他从怀里把那时候捡到的东西递到十代面前,说:“你掉的是这个东西吗?”

“啊!!就是它!太好了……”十代一把从游星手中抢过那个东西,紧紧按在胸口,眼角似乎有东西在闪动。

“对不起,”游星说,“我不知道这个对你那么重要,不过我也终于理解你为什么要隐瞒着身份旅行了。”游星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有人在附近偷听,继续说,“十代,你是……游城家的后代吗?”

十代听到游星提到“游城”,突然发力甩开游星跑了出去。

“喂!十代!你要去哪儿?!”游星急忙追了上去。

十代漫无目的地跑了出来,他此时只想远离游星。游城,这个不祥的姓氏已经给他带来太多痛苦的回忆,但是他又不得不继承和保护这个名字,因为这是他父亲临终的遗愿,以及必须用自己的一生完成的使命——恢复游城家昔日的辉煌。而他手上的,正是游城家第一代当主从天皇手中获得的御赐家纹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游星终于找到了独自站在几间破败房屋中间发呆的十代。

“十代……”游星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十代的肩膀。

“游星……你都知道了吧。”十代低着头说,“我是……游城家唯一的后代……和我在一起,你不害怕吗?”

游星看着十代,沉默着。关于游城家的传闻,在伏鬼者之间是没有不知道的。游城家原本是天皇御赐家纹的大名,传闻游城家当主因为得到了鬼神之力而所向无敌,深得天皇重用。但是好景不长,随着当今天下第一的大名武藤家的崛起,游城家渐渐衰落了下去,最后更有传闻说游城家因为滥用鬼神之力而受到了诅咒,除了当主以外的游城家的人都会被鬼神当做祭品吃掉,因此游城这个名字彻底成为了遭人唾弃的对象。

难怪十代要瞒着自己的身份和旅行的目的。

看着面前瘦弱而颤抖的肩膀,想到十代所要承担的重任和巨大压力,游星既觉得同情又觉得钦佩,光是在人们异样的眼光中努力生存至今的勇气和毅力就已经很让人佩服了。

“十代,不管别人怎么想,我觉得……至少这不是你的错。”游星说这话并不是单纯的安慰,作为一名出色的伏鬼者,游星察觉到了一件事:远离了背箱的十代,身上已经没有了那种容易招引鬼怪的负力。

问题果然还是出在背箱里的东西上。游星想。如果能够找出那样东西妥善处理,十代一定能拜托那种所谓的诅咒。抱着这样的想法,游星决心帮助十代。

“十代,我想帮你……”

“真的吗?”十代听游星这么说,终于有了反应,“你真的想帮我?”

“是的,我想……”

“游星……你是我遇到的既勇敢正直,武功又高强,冷静而又充满智慧的人,如果你想帮我……就请你成为我的家臣,可以吗?”

“这……”游星完全没想到十代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而且他原本也没有想要成为武士的打算。他说:“很遗憾,只有这个,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十代失望的表情让人心疼。

“对不起……”游星说。此时他的心里浮现出另一个人的影子。

“如果游星能成为我的家臣,我什么都可以答应!”十代似乎十分坚定地想要游星成为自己的家臣,“游星,你刚才不是还说想帮我吗?”

游星说:“我说的帮你,不是这种帮……”

十代说:“那你是要怎样?”

游星说:“我可以……帮你找到让你容易吸引鬼怪的原因,然后净化……以后你就不会被人说成是受诅咒的了……”

十代说:“只是……这样?难道你对我就一点……一点别的感情也没有吗?那一晚……那一晚你抱我的时候,难道也没有吗?”

游星的表情突然不自然起来。虽说那一晚他是受到迷香的诱惑确实有些身不由己,但是他也得承认自己对十代确实抱有其他感情。他不知道是为什么,十代的一举一动都能够牵动自己的心,就算拼命地否认也没有用。然而自己的心里原本不是应该只有另一个人的位置吗?

游星勉强地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十代,我们绝对不是应该在一起的人,如果是其他的事我还可以帮你,但是成为你的家臣……等于是背叛了我之前的信念,我不可以那么做……”

“究竟是什么样的信念?如果不能说服我,我是不会放弃的!”十代说。

游星露出了忧伤的表情:“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了要出人头地,背叛了我,偷走了我的刀去成为了武藤家的武士。如果我也去成为武士就会觉得自己也成为了那样的背叛者,所以……”

“但是,就算游星成为武士也没什么啊?那个人偷走了游星的刀背叛了游星,和游星成为武士毫无关系不是吗?难道游星是看不上我这个落魄的人?”

“不不……只是在和那个人做个了断之前,我是无法成为武士的。”

游星的一番话虽然还是没有令十代得到想要的结果,但是看起来也并非完全没有希望。十代也不想继续逼迫下去而让游星讨厌自己。所以他对游星说:“那么好吧,我会继续跟在游星身边,直到游星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到时候一定要游星成为我的家臣!”

游星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么,关于刚才说的那件事,找出十代你身上容易招引鬼怪的那个东西……”

“游星!你看!那是什么?!”

听到十代慌乱的声音,顺着十代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知什么东西从周围破败的房屋缝隙中伸了出来,在夕阳最后的光芒中扭动着向他们袭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