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我最早喜欢上的网球选手还是萨芬。记得当时他还流着爆炸的蓬松头,一次可能也是温布尔登,《扬子晚报》上有一张他和辛吉斯的照片,辛吉斯低头而萨芬附耳笑着说什么,依稀记得是他正安慰辛吉斯。这样一个画面,现在网上也搜不到,年代太久远。

并不关注网坛。听人兴奋的说起费德勒费天王的时候,会想起我的萨芬。听人说费德勒唯一打不过的对手红土天王纳达尔的时候,也会想起萨芬。前几个月老天王桑普拉斯在亚洲再次露面意思意思,又让我想起萨芬。他成名太早,真像一颗流星,忽然就不见了。

直到这个六月,他来到温布尔登,一关一关闯到半决赛,下一个对手,费德勒。现在是我真正第一次看萨芬打球,蓬松头不见了,干练的小平头让我想起本阿弗莱克(或者更像希斯莱杰?),只是比赛中28岁的他总是气喘吁吁,身子似乎显得滞后沉重。少年时心目中威猛的小伙子,尽管……

说起来我最早喜欢上的网球选手还是萨芬。记得当时他还流着爆炸的蓬松头,一次可能也是温布尔登,《扬子晚报》上有一张他和辛吉斯的照片,辛吉斯低头而萨芬附耳笑着说什么,依稀记得是他正安慰辛吉斯。这样一个画面,现在网上也搜不到,年代太久远。

并不关注网坛。听人兴奋的说起费德勒费天王的时候,会想起我的萨芬。听人说费德勒唯一打不过的对手红土天王纳达尔的时候,也会想起萨芬。前几个月老天王桑普拉斯在亚洲再次露面意思意思,又让我想起萨芬。他成名太早,真像一颗流星,忽然就不见了。

直到这个六月,他来到温布尔登,一关一关闯到半决赛,下一个对手,费德勒。现在是我真正第一次看萨芬打球,蓬松头不见了,干练的小平头让我想起本阿弗莱克(或者更像希斯莱杰?),只是比赛中28岁的他总是气喘吁吁,身子似乎显得滞后沉重。少年时心目中威猛的小伙子,尽管并不比我大多少,却仿佛忽然苍老,十分不忍。费德勒只比萨芬小一岁,球场上的身手却有活力得多。而85后的纳达尔,身板极其强壮,简直不像是网球运动员,而像真正的角斗士,斯巴达勇士了。不知今年萨芬能否复辟,费德勒能否卫冕,纳达尔能否首次温网夺冠。

无论怎样,萨芬唤回的那些回忆,那个年代,都好像加了柔光滤镜,想起来心里一暖。

又,05年他还击败费德勒休伊特拿了澳网冠军,我连这个都不知道,可见对网坛兴趣十分索然,而对萨芬本人也仅仅停留在清秀少年忧郁眼神微微一笑吧。复辟没成功,就看新生代肌肉男纳达尔能否击败优雅王子费德勒了。

又又,钢铁一般的意志,如今的西班牙人都让人刮目相看。纳达尔时代?虽然我希望他夺这次温网,却更欣赏费德勒优雅复古的网球打法,有朝一日我也白衣飘飘反手一击,心神俱爽诶。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