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来都自认为是个不浪漫的人,生来和情感电视剧言情小说之类无缘。当然,看也看过不少的,十三四的时候看琼瑶岑凯伦,十七八开始看亦舒,似乎谁也没拉下。实际上呢,看了一堆房间布置衣裳搭配甚至各色酒水小吃,也记了几句俏皮话刻薄词儿,就是最最重要的爱情部分,永远快快翻过,心里简直盼着作者干脆不用写image

然而,前日世外有人提起了《窄门》。顺着这道门,我的记忆哗地一下打开,原来,原来我也喜欢过爱情小说啊,而且跟广大少女一样,偏爱那些语言优美结局哀伤的image

最近老年痴呆症发作,却也努力想起来几本:

屠格涅夫的阿霞(是么,还是作品叫做初恋,女主才叫作阿霞image

纪德的《背德者 》《窄门》

夏多部里昂的《阿达拉 》《勒内》

施笃姆(是么,是么)的《茵梦湖》

忘记谁写的,沉樱译的《三女性》(《女性三部曲》?)

等有时间,我要把他们翻出来读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