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梦见贝利了。

来我们家。
跟走亲戚似的。
另外还有几个人。

他坐在我家客厅。
跟家里人闲聊天。
家长里短地说了一口流利的汉语。
甚至还有点北京口音。
但梦里清晰的知道他是贝利这个现实的身份。
我当时其实想跟一个亲戚家的姑娘单独说会话的。
可他成了房间里话题的中心。
我们没法脱开身。

再换场景就成了我从远处往家赶。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擦黑。
我爸我妈都不在家。
并且我奶奶还在世。
她在我回家之后就不停的问我从哪来。
然后就告诉我厨房给我留着饭呢。
记不清我吃没吃。
印象最深的是天越来越黑的过程。
异常清晰。
就像当年放学回家后的某一天一样清晰。
没有其他的情节。
只有这个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