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领悟到所谓念念相续是怎么回事:即使换了专注面恍若隔世,但还是在同样的主题上打转。如鱼游网,将是长流。脱入暂出, 又复遭网。虽知道是在跟着惯性跑,却听之任之。这样下去可是不能在春天相会的……快醒醒!

年前有个梦在青梅竹马的新家看电影,忽然天地变色,一边是浓黑的云层如万马奔腾铺满天幕,一边是风声呼啸完全讲地中海风格的木百叶窗户吹透。跑去关窗的我看见外面的洪水已逼至窗台了。转身对友言到:你家在22楼对吧。水退之后众人皆病得不行,不少求死不得的如高桥留美子漫画里吃了人鱼肉中毒的样子:腹中水肿、四肢长蹼双眼外凸,痛苦万状。忽然记起当时市内有一座小山上有一亭,明明不高,却在洪水中安然无恙。如果不是有高人就是有奇物,说不定能有用。跑去一看,那还有一群大叔大妈在下棋,事不关己地潇洒状态,对我们的来访不以为意。转头看那亭中挂了一口钟,猛然对旁的人大呼:“找他们也没用,快敲那口钟!”惊得大叔大妈们挥飞了棋盘飞身阻止…
不知真敲了会怎样。

昨天又梦见跟旧日同学去海边度假,住的地方空间设计出众就不说了,连沙滩都是彩色的可谓让人赞叹,无非打闹一通,意味不大。不久一拨人要转战他方,我说不去了,回家有事。转弯出来却是小学校门口,太皇太后站在铁栅门外,见我来了把手一伸:”书包拿来给我。“赫然是一二年级时她来接我的样子。于是也无意纠正:穿越的是我多说无益。走几步毕竟觉得不妥:你拿书包我背你好了。一边想:太皇太后多轻。

太上皇回安徽去了,只有我跟太后两个人。太后又不参与团年活动,于是这个春节我可以名正言顺地宅到底了。

两袖清风孑然一身的老年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呢,我怎么觉得已经能嗅到它的气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