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以为自己很爱旅游,也曾经以为自己很爱探险。
原来
了解自己也是如此这般的缓慢绵长。

如果抛却归来后与他人分享的快乐,我对所有即将开始的行程全无兴奋,直到面对面正视着我的目的地,仅存敬畏,茫然,和强烈的昏睡感。

这一趟柬埔寨之旅,除却吴哥,金边皇宫,博物馆,便只是为了一个朋友特地的要求去了趟市场买了几样小东西。其余时间,就和在国内一样,看电视,看书,早早睡觉。

哪怕是吴哥精美绝伦的神庙,都让我有深深的疲倦感。

建筑的确是世上最伟大的事物,这是我惟一发出的感叹。

生物,科学,文明,似乎都会有消失的一天,只有遗迹永存。倒象是并不是我们抛弃了它,而是它们不屑地舍弃了我们。

相比起来,我和高个更感兴趣的,是那个国家的人。

客栈的经理,很耐看的一个精明的年青人,太精明以至于迷糊的我最终还是被摆了一道,和高布斯滨擦肩而过,留下些微遗憾。

他的妻子是店老板的女儿,却一直被我误认为是餐厅的服务生。有一日她送餐时,直截了当地问我:HOW OLD ARE YOU?

这大概是一个困扰了他们很久的问题,终于在忍无可忍之际由她负责问出。呵呵。。。

我是一心想变老的,可恨从来不去保养,却一如即往地顶着一张娃娃脸。

我和高个的组合是奇怪的,但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奇妙的。

我们的TUTU司机,一个二十岁的帅小伙,穿着一位德国游客送他的T恤,第一眼很是精神。经常偷看他侧面的睫毛,怎么会这么长这么卷这么密,恨不得和他换过来。

一日他换了一件长袖衬衫,旧得发黄,且洗得发白,有三四处破洞,又穿了一件廉价的流行的大裤档牛仔裤,一幅大大LOGO标着DIOR的茶色太阳镜,我坐在后面,眼睛发酸。

这样美好的青春,却这样的卑微。

柬埔寨的孩子很会摆POSE,镜头一对准他们,就会露出天真笑容,做出“YEAH”的手势,然后他们会问你要糖果,如果没有,他们也无所谓,仍然很是开心。如果有,他们会双手合十着感谢。再在路上碰到,他们会认出你,还会给你指路。

遗憾的是,我只带了很多的硬果糖。高个严厉地阻止我把它们分给一些二岁以下的孩子,他认为这种果糖可能对幼小的孩子有致命的威胁,甚至在我偷偷还是给了他们之后指责我为了自己施舍的欢愉而不顾及后果。

惟一的一次不愉快倒是在首都金边,一个孩子反复拿了多次,在我说了一句怎么又是你之后,生气地重重拍了一下我的手臂然后跑掉。

在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东西是免费的。你得到一个善心的帮助,刚感动地无以言表时,对方向你伸出一只手:可以给我点小费吗?

这是他们的生存方式。你可以不接受,但却没有权力指责,如果你知道这个民族的苦难。

游玩洞里萨湖时,驾船的少年指着水里飘浮的一所小房子,说:那是学校,都是这里的孩子,游客可以去给他们拍照,但是小孩子是很穷很可怜的,一般拍照前游客都要去店里买点文具送给他们。你们要去看吗?

我和高个面面相觑,明知道又是一个消费的陷井,可是我们实在是不想去拍那些如道具般的孩子,也实在说不出口那个不字。

看着远处那些长枪短炮的游客一个个靠了上去,我们高价买了文具之后,虚情假意地拍着身边的捕渔船,迟迟不肯往那学校驶去。

驾船的少年却急了,大叫:啊,他们放学了,你们要拍不到了。

我们反而松了一口气,看着孩子们欢快地驾船而去,才施然然走进教室,把本子托给老师。他似乎很不好意思地用言语拖留着我们,暗示教室里还剩一些孩子可以拍照。我试图和孩子们交谈,可惜他们只学当地语和越南语。

这样的拍照让我有很强烈的负疚感,这种感觉五年前就有了。所以我不要。

在巴肯山没看到的日落在洞里萨湖看到了。

少年把船停在湖上,跃入水中,象鱼儿一样游去。高个心痒难耐,脱个精光,也来了个浪里白条。

我在船头打坐,落日,微风,一望无际的波光,轻舟小棹,水远山长。

————————————————————————

早早起床,却没有看到小吴哥的日出。但我看到了那一早的清明,浅灰的黎明里深广的庭院,远处的寺庙里低沉清晰的吟经声,间或几声公鸡啼鸣慢慢放亮天光,我身旁边一个满是络腮的欧洲人缩在庭阶的转角处,把玩着手里的相机,目光空洞。
高个说:我们没看到日出,可是日出还在日出。

image

————————————————————————
小吴哥的精美浮雕,建议看的时候带上LP,才得其中三味。
在吴哥,估计每个游客都要拍掉数百张照片,哪怕是最不爱拍照。。
我是不爱拍风景的,相机不好,技术不好,拍出来的总不如自己见到的美。。
只好索性不拍。。。
可是,吴哥太多绝伦的细节之处了。。。

image
image

————————————————————————

国家地理有一期是高棉的微笑和西方的大炮,找来找去,总算找到这张被拿来做了无数封面和明信片的笑脸。
我经常发现宗教信仰越强烈的地方,反而有着越强烈的苦难和贫穷。
是谁遗弃了谁?
是谁在考验谁?
慈悲是这样的洪荒可怕。
image

image

————————————————————————
吴哥壁雕中著名的众多小仙女,哪来那么多的面目相异,只怕是每个工匠都在细心描绘着自己的爱侣。
日复一日的劳作,把生命、情感付于伟大的建筑,之后,能立地成佛吗?
image

————————————————————————
女王宫
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于断井残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image

image
————————————————————————
散落四处的残垣断壁,如天如地,不知兴亡成败。
image

————————————————————————
通王城门口被纳尼亚的冰雪女王施了魔法的住你家隔壁的阿修罗张大叔,傻楞楞地瞪着你,大蒜鼻,看起来象掉光牙齿的嘴巴撇着,讶异地对你说:小丫头,你咋又来啦。
image

————————————————————————
孩子们在这些建筑奇迹中穿梭,嬉戏,也许他们不能理解它们存在的意义。。吴哥对他们来说远不如那些形形色色的游客来得好玩,各式各样的糖果来得有用。。

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或许永远都不可能走出这个国家去看看这个世界,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全世界的人都匆匆忙忙地赶过来看他们。。

image

————————————————————————
雨中的丛林,雨中的崩密列,我高高地站在断垣上,大声说:看,这里,曾经,是我的宫殿。
高个说:哪个是我的哪个是我的。
我手指一挥:那儿,旁边那个小砖堆,就是你的,你是我的仆人。
高个一扭头:横,不要,我要做你骑的大象。

image

————————————————————————

暮色云端,兜揽生意的船家,放学的孩子。
鱼生水,水生花,花生好人家。

image

image

image

————————————————————————
金边路上的理发摊,看来生意不错,满地乱发。

image

————————————————————————
在金边皇宫里,看见一个外国人,从包里掏出一只小兔子布偶,在草丛里摆好,趴着拍以宫殿为背景,小兔子为主角的照片,简直就是爱美丽里的翻版。也许是为了还不能出远门的女儿,让人觉得温暖。

相比金壁辉煌的宫殿,我倒更喜欢院落里几尊佛像,似笑非笑,一脸地“世事明白矣”。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

-去柬埔寨,口罩是万万不能不带的。不一定长途才有灰尘,哪怕坐TUTU在市内逛,都会用得着。
-下雨的时候,雨伞虽然不方便,但是比雨衣有用。

以上两点,谨作为个人在实际方面对网上众多已有攻略所做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