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到江南赶上春, 千万和春住。

最近有点长草SHIRAZ,
据说原产在法国,但是偏偏在澳大利亚更为宜人,独沽一味。
案头的双头水仙静静吐出花蕾,罗袜生尘是感觉不来,但团团簇簇,很是喜人。
植物就是这样,比动物好养,却能寄予一般感动,天地自大,总能得时一分雨露。

城中人多外出踏青,春天却在城市里四处隐匿,
从车窗里望去,满目满目都是粉粉紫紫,
风景总触摸不来,担心已经错过最好的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