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畫星期六早上7點起來去看牙齒,卻沒想到被一個短信驚醒夢中人!禮拜五是mono的live,Oh shit! 心中暗罵,牙齒又看不成了!掙紮了許久,結果還是去了,豆瓣上早就找了拼車回家的,不去也不太好意思。於是腫著半邊牙齒,剛下班就匆匆趕去坐地鐵了。

到mao竟然要坐14站!冊那!好遠!混混沉沉地坐了過去……中山公園2號綫轉3號綫站竟然要七繞八轉走那麽多路!總算了mao那裏,已經7點多了。

Mao地處虹橋,類似創意園區的一個小街裏。一進去場子還挺大的,呈大半月型的,中間一塊live場子,高一層外圈圍了酒吧桌椅。

不想pogo的上年紀的完全可以坐下來看,很愜意。台也夠大,總之硬體甩育音堂幾條馬路了。

9點鐘live開始時間,我怎麽能看成7點半的?!於是乎就有個不太好的預感,今天應該要搞到12店過後才能回家了……但是我太幼稚!怪蜀黍怪阿姨怎麽可能12點就放你回家!做夢!

因爲是看後搖麽我懶得po,就找了酒吧台第一排靠右的位置坐下,前方視野大好,雖然稍微有點遠。結果發現,這個選擇非常明智!除了某盞舞臺燈光直對我照,我坐的位置正好在通向廁所的走道,說到mao的廁所還真是奢侈浪費,加上洗手台大到將近佔了mao三分之一的地方……我很迷茫,洗手台何必裝液晶螢幕……還跟廁所分開,單獨搞成一間。女厠所還有可以睡覺的休息室……可是誰要睡在廁所旁邊啊!

 

9點的live拖啊拖,拖到9點半開始,這是慣例。

先是花輪,我對他們不感興趣,跳過。

他們演了大概半個小時over,暖場也差不多。

接下來就是甜梅號了,我記不清什麽時候聼得他們第一張專輯,反正那時整體印象很好,回去也沒空復習,今天也基本屬於裸聼。

果然沒有失望,曲子漸入佳境,鼓很出彩。但我老是會拿鼓和李佳同學做比較,然後我又莫名的哀傷了=   =。(下略500字)

甜梅號雖然好,但畢竟是暖場樂隊,他們一個接一個一個接一個的演著,最苦的是台下的觀衆百感交集,不知道是高興好呢還是喝倒彩。最後,則是非常無奈地接受了事實。

結果,甜梅號演了一個多小時……

那時,時間已經將近11點半了。

Mono終於姍姍上場,I’m shock!首先就被bass姐姐那筋肉綫條分明的雙臂給吸引了。嗚!連遠遠看去都那麽槍眼奪目!再看自己的耦條胳臂頓時內牛。這姑娘也是那種又彈bass又敲小鈴又彈鋼琴的操勞型樂手,怪不得如此筋肉了!

mono一開演便爆音艷驚四座,讓人恨不得把自己的cd統統凹掉!而且,mono最彩的並不是鼓,而是後搖應該當作主唱來使的主音吉他,我很好奇那吉他究竟是如何發出那麽大的聲音的。而此刻,音響還沒有破過音……心中暗暗叫好!

但是演到後來漸漸的歌曲重復性太高,也扛不住一天的疲勞工作,最後就在那爆音中昏昏慾睡過去,這是我第一次看live看睡過去啊=  =到醒過來,已經接近尾聲。看看時間:1點半了……頓時臉都綠了……雙腿發麻屁股僵硬……從9點到1點半……

這場曠日持久的live終於結束了……我覺得自己一年都不用聼後搖了。

回家時本來説好拼車的結果莫名開來一輛私家車說可以順路帶,當時我已經有點甚至不清,於是就那麽上了車……結果……

讓你失望,人家就免費送我回家了而已。到家2點一刻,明天又不用看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