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章是老里八早就在JJ更新过了,好像一直忘了放上BLOG,就让我上来混篇日志吧,以慰我连方便面都没得吃的日子,更别说为了这文竟然被诅咒地真的吃方便面没调料的事都发生过= =||

晋江连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12757

大蛇丸倏地向星野雪甩出三支苦无,雪未睁眼身子已转到了树后,两支苦无钉在了刺槐树上,另一支被她用自己的苦无拨落,她早已被训练地即使是在睡梦中也能应对一切攻击,睁眼的时候,她发觉天已经暗了,自己想来睡了一阵,而大蛇丸带着那张冷峻的脸正站在她面前。
“大蛇丸大人。”她愣在那里。
(点击 全文阅读)


晋江连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12757 

第十九章 羁绊

大蛇丸倏地向星野雪甩出三支苦无,雪未睁眼身子已转到了树后,两支苦无钉在了刺槐树上,另一支被她用自己的苦无拨落,她早已被训练地即使是在睡梦中也能应对一切攻击,睁眼的时候,她发觉天已经暗了,自己想来睡了一阵,而大蛇丸带着那张冷峻的脸正站在她面前。

“大蛇丸大人。”她愣在那里。

大蛇丸没有发动进一步攻击,缓缓走到她面前,不发一言,只是把钉在树干上的苦无拔出,雪也捡起地上的那支递还给他。她回过神才想起自己应该在洗衣服,“糟糕,衣服!”原本放在脚下的水盆已经不见了,想是顺着小溪飘走了。

雪作势刚要去追,大蛇丸伸手拦住她,“我已经让薰拿走了。”他们走来的时候,在下游就看见了木盆搁浅在一块岩石前。

雪松了口气,讪讪地道歉,“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他很想说自己不是因为找她而出来,瞬间却没有撒谎的借口;大蛇丸没有应她,背身往回走去。

雪亦步亦趋地跟在大蛇丸的身后,他听见脚镣拖地的声音,步子稍稍缓了下来,虽然雪有钥匙,但除了训练外不会自己解开脚镣。她追到大蛇丸身后,伸手抓住了大人的手腕,大蛇丸一愣,低头看她。

“对不起。”看着大蛇丸面无表情的脸,雪又说了一遍,声音却比刚才轻,在她无法理解大人为何而生气的时候,道歉是唯一的方式。大蛇丸依旧没有作答,轻轻挣脱了左腕,顺手抱起她,让雪坐在自己的臂弯里。

雪的手习惯性地揽住大人的脖子,以免在奔驰中重心不稳,但大蛇丸走得并不算很快;两人久久无话,宁静的傍晚,连天空中飞过的大雁扑扇翅膀的声音都可以听清。雪抿了抿嘴,那气氛尴尬到甚至让她恐惧,她靠得大蛇丸很近,几乎贴着他的耳朵,柔声说道,“对不起……大人。”

大蛇丸看向她,狠狠回道,“我没有生气。”

雪愣了一下,低头靠在大蛇丸的肩上。

“累了吗?”他微侧了下头。

“还好。”

大蛇丸目视前方,眼角的余光却瞥见雪略略疲倦的样子,“这些琐事以后交给别人做吧。”

雪摇摇头,淡淡地说:“这是我的工作。”她是他的侍女,而现在训练和研究已经占据了她大部分的时间,她所仅有的工作只是早晚服侍大人更衣、用膳、沐浴等等,大蛇丸大部分的起居都交给了东山薰和其他侍女打理,有时两人在书房研究忍术几近黎明,第二天大人甚至比她更早起,薰还要帮忙整理她换洗的衣服。“何况……我已经做得很少了,甚至……您的晚膳也不是我准备的。”雪忽然觉得一阵愧疚。

大蛇丸皱了皱眉,“前天不是你做的吗?”他清楚记得自己前天比平时多盛了半碗饭。

“可是昨天不是……今天也不是。”雪忽然发觉她越来越疏忽大人的起居,甚至膳食她也无法按时为他准备。

他不由得好奇,转头看着雪问,“你喜欢做大蛇丸大人的侍女吗?”

雪怔住了,她甘愿侍奉在大人左右,却从来没有问过自己喜不喜欢,而如果她不喜欢,她又可以做什么呢?如果她不是大人的侍女,那她和那些关在牢笼里的试验活体,又有什么区别?她低下眼帘。

大蛇丸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甚至,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答案。然而此刻,他仍是不悦的,他不再看她,快步向前走去。

 

快要到院子的时候,大蛇丸渐渐放缓了脚步,他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她的陪伴,习惯被她依恋,但他相信只有最无情的忍者才能达到忍术至高的境界,他们之间不该有超越主仆的羁绊。

雪转了下头,侧过了原本面对大蛇丸的脸,他看不见她的表情,但雪的姿势却很别扭,身子向右被他抱在臂弯里,脸孔却朝向左边,他正纳闷的时候,雪把另一只手也环住大蛇丸的脖子,缓缓地,以不确定的声音说道,“我没有选择……大蛇丸大人。”

抱她的手不由得紧了下,瞬间他又恢复了常态,在她被灭族的夜晚将她掳来,把她留在他的身边成为侍女,一切都是他的决定,他从来没有给过她选择。

“可是……我愿意做您的侍女。”雪继续说道。

大蛇丸眯着眼,静静听着。

“如果……我不是你的侍女,我又是什么呢?”即使看不到她的表情,他也可以想象她此刻脸上的惶然。

她悠悠而怆然的口吻让他觉得一阵刺痛,即使是经历过无数风浪的自己也曾迷惘过,究竟是为什么而活。“即使你不是侍女,你的血继界限也是特别的。”他必须给她一个答案。

雪蓦然转过脸来望着大蛇丸, “特别的实验体?”

他看着她戚戚然的样子,无可否认他觊觎着她的血液,然而她仅仅只是对他无足轻重的侍女吗?对于无法回答的问题他选择不作答,只是抬起右手摸了摸她的头。

沉默了一会儿,大蛇丸道:“你不是想做忍者吗?明年春天你可以参加下忍的考试了。”

“嗯。”雪的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不再为她不确定的将来哀伤。

“你重了一点。”大蛇丸抱着雪走了一阵,觉得她比刚来时重了不少,人也不再那样瘦小了。“也长高了。”再过一阵,便不能这样单手抱她了吧,如果雪不是趴在他肩头,在他怀里完全坐直的话,脑袋已经比他高出些许了。

 

住所越来越近,庭院里透出的灯火微微照亮了夜色,大蛇丸沉默地抱着雪,心里却了然——那是回家的光。

雪依旧把脑袋伏在他的肩膀上,快要进屋的时候,她轻声说道:“谢谢你……大蛇丸大人。”

“什么?”他心里一怔,如他那样残忍的人也会被感谢么?

“谢谢你……带我回来。”大蛇丸的眼神还是专注于前方的路,没有看她。日日夜夜的相处让原本孤独的彼此变得像家人般亲密,但他的理智知道这绝不是一个忍者应有的感情。

“带你回来,只是为了你的血继界限。”他冷冷应道。

“嗯,我知道。”大蛇丸知道雪轻轻点了点头,下巴磕在了他的肩膀上,但从她平淡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的幽怨。

这两年在音隐村的日子,虽然她没有多少亲密的伙伴,还要终日惶惶不安地面对大蛇丸严厉的苛责,接受残酷的训练,自己的血液任人予取予求,然而在那些充满梦魇的夜晚至少有一只她可以紧握的手,有一个可以容忍她哭泣的怀抱。

“谢谢你教导我……和……给了我一个家。”

他什么也没有说,像是没有听见雪的话。

 

漆黑的心里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