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泽爱的漫画一直是我的心水,所有的人物都可爱迷人,服装精致时尚,但是给我们展示的却永远是一个个成熟的童话。不管里面的人物多么青春,却没有一个是纯洁的,即使纯,也是只是内心深处的一种另类天真。我向往NANA那样的生活,两个女孩,名字都是一样的发音,一个叫奈奈,一个叫娜娜,分别代表了女人恋爱时的两种境况。

一开始,大概我是奈奈那种类型,对帅男人有无尽的好感,一恋爱就害怕失去。不懂得如何去守护自己的爱情,以为不留空间的厮守是上策。她不是不专情,只是情不专她,也不是不美丽,但有时外表不能包裹她的失意。她其实能够很独立的生活,却以为自己不行,所以她谈了一场又一场的恋爱来肯定她自己,用身心支撑起全部的爱情誓言。按理可爱如她,应该不需要背负很多心伤,奈奈不是,她将每一次失恋都当作酸涩的糖果来品尝。

我承认偶而期盼失恋的打击,因为那能令你成长起来,生活如果太平常,你就会渐渐把自己埋入深泥之中。所以女人应该像奈奈一样装装傻,有时要学会多心或者刻意多心,比如幻想有个叫幸子的情敌。但是,当幸子真地出现时,她的伤心程度却出奇地低,只是说不再恋爱了,说那很累。可是过了不多久,她又重新认准新的目标。女人没办法不恋爱,不然为什么要买那些美丽的衣服和头饰,像奈奈那样的俏丽妆容就注定要成为恋爱中的女人。

奈奈遇上娜娜也是上天的安排,娜娜的早熟与独立出奇地与我现在想像。她带着心中一份最深沉的爱恋来到东京,臂上刺着的莲花分外耀眼,心中的莲也依旧迷人。娜娜是自以为可以撑起心伤的女人,她凛冽孤傲的个性其实是个表相,内里依旧是渴望爱情的小女人。理想与爱情,哪个更重要?娜娜心里最没有答案。她无法像奈奈那样以爱情为人生第一目标,而是倔强地把音乐看成必生的追求,但是,没有什么事情是永恒不变的。

这个画着浓重眼影,抽着“BLACK STONE”烟的女人,骨子里并没有那么绝对。所以她在东京遇到莲时,还来不及开囗骂,莲就已经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脸孔说:“娜娜,我好想你!”于是娜娜又沦陷了,将骂词与怨恨抛到了九霄云外。这样的女人如何能将自己投入尘世去打拼?她的心就是用爱筑就的,脖子上一个小小的钥匙没有莲就无法解开。娜娜的“大人样”只有奈奈才会装作相信,还常常一脸依赖的表情。这个小女人骗得娜娜不得不装作坚强,一切却随着莲的到来化作乌有。

那是一群怎样的人?是怎样浮躁的都市?身边的男人优秀,女人或温柔或性感或妩媚。他(她)们都已经习惯背叛和出轨,习惯用做爱解决荷尔蒙分泌过盛问题,习惯怎样面对没有实现的理想,也习惯用做作的老态给别人说教。

我想像NANA一样生活,如硬币上下翻滚,有时展现其中一面,有时又展示另一面。但无论展现哪一种心情,都不曾直面自己的心声,只晓得怎样做开心,怎样做又不开心。靡烂华丽的城市里,会有很多奈奈和娜娜,自以为不平凡,却不知全世界都布满了她们泡沫红茶般甘涩清香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