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同样的时间,在一个凉爽地方,手机的天气预报我们的城市天天挂着黄色高温预警信号,据说每天都是35度以上,而我,遥念着水深火热中的乡亲们,心里是说不出的那个清爽啊。于是今年也特意选了这个时间,要逃离这个闷锅般的城市。但是今年的天气已经是不一般的奇怪了,直到现在,几乎每天都会来一场大暴雨,天气是热不到哪去的,习习凉风,吹着人挺舒服,只是可怜了那些看天吃饭的农民。
       手里只是拿着一张来回机票,但是到了那儿将会继续去哪,我真的不知道。其实不在乎要有怎样的行程,只是真的要好好休息了。
        我,又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