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点二十三分,日上三竿的时间,晾晒的红床单挡住了盛夏的烈日,让我以为还在早晨。从床上坐起来往外看,发现不是我的红床单的缘故,而是今天阴天。我又躺了回去,想着昨晚的一幕幕。

        六点,表哥来接我,去和岳父岳母见面。我和岳母可是一年半没见面了。见到的依然是那个没有多大变化的岳母,还是随性的她,还是皮肤白皙的她,还是几年过去了连造型都没有变化的她。变的倒是岳父,更瘦了,不过也和表哥一致认为,她更秀气了,尽管我一直觉得用秀气不太准确。如今她散发出的是一种很女人的味道,一种知性的女人味,同时还有其它的感觉夹杂着,让人找不出形容词。

        晚饭间,忽然发现,从梅州中学走出来的我们,似乎认识很多很多人(尽管基本上我都忘了)。饭后,我们去翼栈小坐。喜欢那里的感觉,和私享类似,但却也有不同。玩游戏、聊天、看照片等等,我们很随意。很遗憾,没有看到电影。如果它放的是鬼片,三个胆小的他们,会怎么样呢?(*^__^*) 嘻嘻……(也是这一点,我对自己不怎么满意,一个女孩子,太大胆了,不好,但装小胆又会让我觉得矫情,甚至恶心)让我失望的是它的鸡尾酒,好听的不等于好喝的。鸡尾酒素来就非常讲究色、香、味、形的兼而有之,然而,它除了杯子有型以外,其它令我大失所望。我的那份,还被表哥说是可乐+冰+水+娘酒,而他们的,是奶+水+酒+冰,到最后时,更是有浓浓的奶味。

        我们就这样坐了几个小时,坐得我都不想回家。我很享受这种生活。说到生活,就会想到未来,我似乎对未来看不清了。以前,他们说我很执着地朝着一个方向走下去。现在,我模糊了。我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最近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似乎什么我都不适合,莫非毕业了我就选择做个家庭主妇?可除了表哥以外,其他人,特别是大学同学,都说我不会是那种早早就结婚的人。我的未来到底会怎样呢?

        昨晚,我一直很安静,在他们面前惯有的安静。回到家后,我不禁在想,哪个我才是真实的?平时在大众场合口若悬河的我,还是在闺蜜们面前安静的我?有点混淆,都说人是多面的,可总有一个面是最真实的。我似乎知道点了,在大海面前的我。在大海面前的我最真实。

        期间,岳父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旅游?这是我这两年来一直出现的一个念头,不知何时能实现。也许,需要的是冲动!

        十二点,我们散了。安静的梅城的夜晚,四个人在路灯的照射下,影子拉长拉短。我们又要告别了。下一个相见的日子,不知会是何时。如果我真的去了我梦寐以求的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