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可能性是可能的,否则这就不是可能性。于是这个世界就不是可能世界,而是必然世界。必然世界必须有一个对称的相对世界。这就是永恒的可能世界。这就是世界。
  
  世界是词语中产生的爱。可能性创造世界。而不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而是另一种算法。永远有另一种算法。其中就有无进制的可能性。
  
  这就是新规则。但无进制要求被验证,如果可能世界不给其被验证的机会,也可能随时都是这种机会。无进制保护无进制,可能性保护可能性。相对性消灭相对性的同时使之复活。
  
  相对的均衡需要无穷大和无穷小,当这两者重合,就是他们的分离,这个时刻每一瞬间都在发生,只要有光。这是一切的前提,也是一切的遵守与不遵守。无进制是什么?
  
  规则什么时候发生变化?此刻。也包括下一刻。又有谁能决定?谁决定就是谁不决定。现在是一个秘密,下一刻是秘密的公开与更新,是更秘密的秘密。
  
  这是规则:在与非之间,只有一个是的可能性。只是一个感觉,但永远不止于感觉。不止于生死。现在该你,这是语言的智慧。
  
  永恒是什么?
  
  必然世界的存在是有可能的,但这个世界不接受妥协,只接受改变,改变是质与量的工作。神秘与偶然成就了可能性。也证明了相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