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个时代 一座城

 

1983年,有个30出头的年轻人,决定放弃广东经委的铁饭碗,去开创另一种命运。此后近30年里,他卖过玉米,倒过外汇,贩过录像机,最终靠房地产成名,他叫王石。这一年,初中学历的马明哲(现为中国平安的董事长),还只是一名司机。

4年后,有个年轻人创办了一家公司,业务为代理进口香港某公司的HAX交换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只有14人的公司多年后享誉国际,公司当时取名华为,这个人叫任正非。

1991年,逃婚出来的谢吴艳和老乡包租了华兴出租汽车公司唯一一辆的士,发现商机后她辞掉工作,凑钱包租了20辆出租车,就此翻开攸县的哥发家史的第一页。

1992年,带着江山父老凑集的280万资金来闯码头的宁波女子陈灵梅,做外贸加工遭遇挫折后,她把自己设计的衣服挂在“女人世界”朋友开的店里寄卖,大获成功,于是创立娜尔思品牌,找到自己事业的蓝海,那一年她49岁。

同年,57岁的黑龙江穆棱县政协副主席蒋开儒怀揣2000元来到这个城市,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1年后,他写出了《春天的故事》,记录下这座城市和他自己的足迹。

……

这座城市叫做深圳,所有这些传奇,都是1980-2010这个时光机里,光阴的故事。

深圳是一座怎样的城市?深圳是一个初次见面第一句问你是那里人,第二句问你来深圳多久了的地方、它男女比例最失调1:7、它信奉我可以请你吃饭,但不能借给你钱……它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是我们的主场。从1980年开始,深圳就成为了中国“梦工场”:“蛇口试验”让国人领略了什么叫“时间就是金钱”、“发展才是硬道理”,设计师邓小平定调的“春天的故事”,使得深圳好比一个磁场,吸引着全国各地的人过来创业、奋斗、拼搏、成功:投身特区的打工妹、全国招调的干部、寻梦的人,思想解放的人……

7年前年我硕士毕业,第一份工是在广州南方航空总部任职,得知3个月试用期满要和南航签6年,我拒绝了,来到深圳追逐我的媒体梦,十月的某个下午,我手捧发表过的厚厚文稿,敲开了《女友》杂志的大门,登门自荐让我如愿以偿成为了《女友》的编辑。这座城市,也总是在给普通人机会。

深圳还有太多个第一在全国引起轰动:发行新中国的第一张股票、创下3天盖一层楼的地标“国贸大厦”、一本杂志《深圳青年》、一条大道“深南大道”、一条河“深圳河”、一所大学“深圳大学“,一道关卡(在市中心再设边防线,被称为中国柏林墙)……

就私记忆而言,暂住证、边防证、租房是大家来到深圳的第一记忆。我们都曾在火车站长椅上辗转难眠、在罗湖人才大市场汗流浃背、在出租屋吹电风扇……这个房价十年翻十倍的城市,我们依然在幸福地蜗居着;这个被称为文化沙漠的城市,连续十年举办读书月,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极少的。

上海世博会的深圳案例馆,取名为《深圳,中国梦想实验场》,我很喜欢这种展示方式,因为在深圳奇迹的背后,让我们看到了普通人是如何怀抱和实现梦想的。在“深圳2.0时代”,我们杂志也迎来了正式刊号化运作,正如明年夏天即将召开的大运会喊出的START FROM HERE一样,我们都需要再次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