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2006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战斗状态,从《吉祥三宝》登上春晚那天开始。之后,抄袭战就在布仁巴雅尔和“蝴蝶”之间展开了,媒体、学术界众说纷纭,不置可否,甚是热闹。著名的网络博客,由平客和飞猪制作的“反波”顺势也推出了首支博客单曲,把《吉祥三宝》和“馒头血案”拼在一起,让人捧腹。

对了,从这时候开始“吉祥三宝抄袭案”已不是主角了,短短的两个星期,另一场战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打响,而且打得烟雾弥漫,甚为惨烈,惊动了陈导参加的电影节,惊动了几千万网民,惊动了以霸权主义著称的央视,惊动了陈导前妻,惊动了“民族英雄”陈戈。千万群众伙同陈戈把陈导夫妇仍下了万丈深渊。三个姓陈的本家打响的这场战斗,惊天地泣鬼神,而这一切的原由只是因为一个带血的馒头,以及3亿的投资,真是趣味十足,大饱眼福啊!

战斗还在继续,不死人怎么能停止?!

于是乎,2005年凭《嘻唰唰》唰了全国亿万吃货、玩货、嫖客、妓女、低龄儿童、弱智花痴的花儿乐队又站在了战斗的最前线。他们涉嫌的罪名和布仁巴雅尔一样,是“抄袭”。不过相对布仁巴雅尔的个例,花儿乐队涉嫌的却是大面积的“抄袭”欺骗。哦,天哪,哦,天哪,天哪天哪天哪,是哪杆火力如此强大的机关枪朝准了伟大祖国的明天?哦,答案噢,不在风中飘扬,答案?在陈年往事,旧时恩怨里翻江倒海!

战斗还将继续,天没塌下来怎么能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