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的感觉,就是这样,仿佛一抬头,看见了月亮。在漆黑的天幕上,一个干净的月亮,在使劲地推着周围的黑暗,尽量地把那抹皎洁扩散。

 

    推开黑暗,播撒光明这仿佛是诗歌的责任。责任与诗歌,谁先谁后?责任让诗歌更伟大了还是更迟钝了?诗歌让责任实施了还是推卸了?互惠互利还是相互牵扯?如果诗歌有张嘴巴,我的思考不会令它开口反驳,它只会浅浅一笑,让我感觉自己的无知。如果责任有把利剑,我的责问也不会挑衅起什么战争,它的锐气只是在月光下调皮地闪动一下,等同于狡黠地眨眼,令鼓胀的我在顷刻间瘪了,不战自逃。

 

   无法承受责任的命题,那么诗歌有什么用?

 

   我们想起唐朝,第一就是唐诗。随着时间的推移,唐朝那些繁华,那些盛世都被一首首的诗击败了。然后透过诗的眼睛,我们又看见了唐朝的那些繁华,那些盛世。所以诗歌有什么用?诗歌是个盛器,装东西用。

 

   诗歌里面可以装软的东西,叫你伤心,叫你哭。

 

   诗歌里面也可以装硬的东西,砸得你难受,疼。

 

   诗歌是心灵的一件衣服,诗是面子,歌是里子,有了它,我们的内心才感觉温暖。

 

   今夜,我又看见了月亮,仿佛读到了一首诗,我在心里不断地哼唱:月亮走,我也走……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