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輾轉在岳峰的博客中看到了LK的座標,就落在我的“地”。

于是,地=LK,玄=LL   :(     挫折啊挫折,
但東墻長西墻短之類的數據怎么會有那么大誤差呢?以致讓我覺得發現了新的遺址。

LK“地”:-° -'-.-"北, --°--'--.--"东。1909年,大谷探险队的桔瑞超氏在此獲得大名鼎鼎的"李柏文书"。李柏是前凉派遣到此的西域长史,文书即李柏写给焉耆国王等的信函。其出土地点“经王国维等学者考证,确定是在海头遗址(LK),从而否定了传统的出土于楼兰遗址(LA)说”--還沒看到敘述為什么有此一轉的文章。李柏是王羲之同時的人,1965年郭沫若看了些新出土的晉代墓志都是用隸書寫的,就認為蘭亭序寫得早熟,是偽作,即使王羲之真的寫了蘭亭,應該是李柏文書的隸意很濃的風格才是。當時是郭喧囂塵上之時,只有高二適先生獨制橫流。
image

LL“玄”:--° --'-.--"北, --°-'-.-"东。

我找出的那些路徑,岳峰的游記中也提及,原來是勘探石油時的探測線,各自有編號。

倒是第一個發現的“天”,還沒看到被論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