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了,过半了。(擦汗)

第十一章了,过半了。(擦汗)

————

 

方便前情提要的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第十一章
原文连接: http://silverspidertm2.livejournal.com/266328.html

 作者的话:不说谎,这章可能是比较甜蜜蜜的充斥着一些可能有点OOC的兄弟感情交流的过渡章节。我觉得他们应该在接下来的剧情之前稍微喘口气。另外想要弄清漫画的剧情和时间线简直和考个博士学位一样难。我只能尽我所能了。不知为何,我喜欢把从杰森的死亡到迷失岁月之间的每件事都弄得清清楚楚。所以我列出了以下一些我做的假设,我知道我有点吹毛求疵,不过就习惯一下吧,好吗?


1)杰克·德雷克在这个故事中还活着。杰娜特已经死了但是蒂姆的爸爸还在。所以他还是蒂姆·德雷克,而不是蒂姆·德雷克-韦恩,而且和他在红罗宾里的样子比较他现在还是比较快乐的一个人。当然他仍然和蝙蝠家族的其他人很亲近。可以把取蒂姆在他作为罗宾的前期到中期的那段时间的人格为准。


2)芭芭拉现在作为圣贤活动着。按照正式的设定,Killing Joke应该发生在杰森的死亡之前(因为她在杰森的葬礼上是坐着轮椅出现的),这里跟这个设定保持一致。卡珊德拉并不在这个故事里。她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但是我对她还不够熟,怕写不好她,这大概是我另外一个治不好的强迫症。史黛芬妮还是Spoiler,尽管她也不会出现在故事中。


3)Ra's还没有死亡也没有半死不活地复活了一半。所以他不需要达米安的身体来做任何事情。但是他仍然对于这个他们家和布鲁斯的血脉相乘的结晶非常感兴趣。


The Changeling

By Silver Spider


在杰森睡着的时候,迪克开始计划他接下来该干的事情。给大宅打电话,当然……但是怎么说呢?


哦,嗨,布鲁斯。你知道你花了多少清醒着的时间在为杰森的死而自责这事上吗?好吧,我有个好笑的事儿要给你讲讲……还有,嗯顺带一提,塔利亚她啊?没错,她大概死了,不过别担心:她给你留了个小纪念品让你记得她。


没错。那样说他百分百死定了。这事非得他们直接面对面坐下来说才行,他得带着杰森和达米安当着布鲁斯的面说。而且应该在高谭,大宅里。这样所有人都会觉得舒坦点。不过,迪克还是觉得他得先打个电话看看蝙蝠侠是不是已经从联盟的任务里面回来了。而且还有另外一个理由。


阿尔弗雷德在第二声铃响的时候接起了电话。“韦恩家。”


“嘿,阿尔弗,我迪克。你知道布鲁斯现在回来了没有吗?”


“布鲁斯老爷本来预定今晚回来的,但是他在他回来时经过的城市里耽搁了一会。现在还没到家。”


迪克叹气道:“好吧。谢了,阿尔。”


“不客气,理查德少爷。你需要我帮您传个口信吗?”


“不,我待会再和他联系吧。”他犹豫了一会儿,达米安此时正坐在杰森的床边,显然并没怎么关心他在干嘛,但是他还是以防万一地压低了声音。“阿尔,那你知不知道蒂姆在哪儿?”


“我今晚也没有看见蒂莫西少爷。”管家的英式口音回答道,“我相信他今晚是和他父亲在一起度过的。”


“哦,好吧。”他听到这个稍稍安心了一点。不然他需要同时处理的事情就太多了。在电话的另一头,阿尔弗雷德意有所指地干咳了一声。


“我能问问您这些询问的目的是什么吗?”


“嗯——……随便问问?”


他简直可以想象电话后面的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尽管老管家从来没有翻过白眼,但是迪克就是觉得他能想象得到。“您知道您实在不是个出色的骗子,理查德少爷。如果有什么事情出问题……”


“没有。”他很快说道,“没任何问题。所有的事情都很好。事实上,好的不能再好了。我之后再跟你说。谢谢,阿尔弗雷德。”


说完,他就挂了。迪克不喜欢对管家这么做,但是现在真不是合适的时候。他把电话放下,然后走向坐在杰森身边的达米安。那场景看着令人动容。他伸手搭住孩子的肩膀,对方抬头用充满疑惑的蓝眼睛看着他。毫无疑问是布鲁斯的眼睛。


“你一定也很累了。”迪克温和地说,“我给你在沙发上铺了个床,如果你想要睡一会的话。”


但是达米安摇摇头。“已经在飞机上睡过了。”


“好吧。”他很确信那肯定不够,可这男孩打定主意要守着杰森,不过迪克有比争吵更好的办法来说服那孩子。“我们为什么不让杰森自己睡一会儿?别担心,他很快就会像没事一样了。不如我们去厨房,你告诉我你们的冒险,我给你弄点吃的?”


达米安用猜忌地眼神盯着他。“不要M&Ms。”


迪克不得不咬住他的嘴唇以避免自己笑出声来惊醒了杰森。“你不喜欢M&Ms?”


“杰森说我应该吃吃看,但是它们让我闹肚子了。”


“好吧,杰森他有个能够消化大多数普通人无法消化的食物的铁胃。他有时候会忘记这点。那么,不要糖的话,我给你做个火鸡三明治吧。果汁还是牛奶?还有甜点,有很多水果可以吃——只要你乐意从苹果和橘子这两种里面挑。听上去不错吧?”


达米安点头,于是迪克笑着伸出了手。男孩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拉住了他的手,不过迪克注意到,男孩在去厨房的一路上都死盯着那手。当他们进了厨房,他招呼那孩子坐到大理石的吧台上,然后打开了冰箱。他内心的一部分还是相当惊讶的,对于自己不仅仅轻易地就接受了这个孩子,而且相当欢迎他加入他们那个奇怪的小家庭这件事。他是布鲁斯的儿子,所以也就是迪克的弟弟了。就这么简单。其他事情——不管他的母亲是谁,或者他在几小时前才第一次见到这孩子——都不重要。迪克突然想知道,要是当初布鲁斯刚刚带回杰森的时候,他也能不那么自私,当一个好哥哥的话,杰森是不是就能少遭许多罪了。


别去想那些,他告诫自己。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他现在回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把握好现在吧。


而现在,正有个小男孩,坐在厨房的吧台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于是他抽出一盒果汁和一包切片好的火鸡胸肉,他把这些摆在男孩旁边的桌上,然后看向他。


“怎么了?”


“杰森说你太过喜欢拥抱。”达米安解释说,“但是你还没这么做。”


迪克笑了起来,“杰森的确会那么说。他之前没得到足够的拥抱……”他犹豫了一下,“我是说他上次在这里的时候。”


达米安把头歪向一边:“父亲没有抱过他?”


不太够,迪克想,但是他不希望对这孩子造成他的父亲也不会爱他的印象。于是他改变了个说法,“他现在会给他更多拥抱了,我保证。你也有份。我们都会给你们俩很多很多拥抱,说不定你们讨厌都来不及呢。”


男孩嗤了下鼻,看上去有点不自在,然后擦了擦鼻子。“我想我不会很介意。”


迪克突然觉得一阵揪心。“你想要我抱抱你吗?”


达米安微微耸肩,一副这至少不是世上最糟的事情的样子,不过迪克最好还是小心点儿。因为他会靠这个来决定他以后是不是会喜欢这个大哥哥的,非常感谢。于是,迪克小心翼翼的,就好像在接触个受伤的小动物似得靠近到孩子的前方,伸出手环过他的身体。达米安一开始似乎不太确定该干什么,但是接着就慢慢地回应了这个拥抱,把他的脸颊靠在了对方的胸口上。迪克搂着他好一会儿,然后才往后退了一步,留出足够的距离来看着那孩子而不用打断他们的接触。


“看?”他笑着说,“没你想象的那么坏,是吗?”


“是的。”男孩承认道,“这感觉……很好。杰森也应该被谁多抱抱。”


童言无忌……“我完全同意。其实,等他醒过来之后,我支持你去对他实践一下。”


之后,他们趁着达米安吃东西的时候说了很多。迪克发现这孩子非常的聪明而且受过良好的教育,这两点都没让他意外。他同时也很缺乏感情上的关怀,悲哀的是这也在迪克的意料之中。塔利亚显然是一直让她的儿子在世界各处跟着不同的家庭教师学习,但是自己却很少花时间陪他。所以他特别黏杰森,因为杰森在那段短暂的时期里,而且是充满压力的环境下,尽他所能地做到最好了。考虑到杰森以前从没给别人有过他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的印象,迪克几乎无法想象杰森为此付出了多少。他对此为他的兄弟感到无比的自豪。


在达米安说了那场火灾的事之后,迪克再次拥抱了他。“我对你的母亲感到很抱歉。”


达米安只是在他的怀中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似乎在说他已经不太在意这场悲剧了。迪克不知道其他还能做什么,所以只能继续抱着他一小会。


过了一小时半,对话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小游戏,达米安会提问,通常以“杰森说……”的形式开头,然后迪克回答,或者给出肯定,或者给出一些细微的修正,又或者给出他自己的说法。没错,布鲁斯的确很喜欢福尔摩斯系列。他也喜欢爱伦·坡,不过主要是他的悬疑小说,而非恐怖故事。不,孩子并不都是从马戏团来的——迪克听到这个后把头抵在桌子上笑了整整一分钟——虽然他自己的确是。


“等事情都平静下来之后,我带你去。”他许诺说,“还特别带你去后台看看所有的东西。那些动物,车队,杂技演员,小丑……”


达米安似乎在思考这件事。“杰森能一起来吗?”


“只要他乐意。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可能就要跳过小丑那个环节了。”


“为什么?”男孩看上去很茫然。


尽管被问及了一个这么尴尬的问题,但是他还是很庆幸塔利亚跳过了关于杰森的死亡的那些血淋淋的细节描述。他抬头看了看,发现他们提到的那个兄弟正走进厨房,这立即帮他省却了回答问题的麻烦。杰森看上去还是非常苍白,但是至少他是靠自己的力气走进来的,这算是好迹象。不过包裹在他身躯和肩膀上的绷带看上去都得换掉了。迪克给了他一个不认可的眼神。


“你应该继续休息。回床上去。”


杰森朝他比了个中指,“你说话得礼貌点儿。”


“杰,我是认真的。你是不是已经忘了你几小时前才刚被枪击和刺伤了?”


“对啊,但是我又没死,而且你看看我恢复的多块。”他边说边朝达米安眨了眨眼,然后滑到了吧台里男孩旁边的位置上,“有什么喝的东西吗?”


“当然。”迪克平淡地说,“水,果汁,或者牛奶?你自己选。”


“什么?没有伏特加?龙舌兰?连个啤酒也没有?哎呀,我都要以为你这些年来是不是终于把你下面那根把给弄没了呢。”

(必须……要……澄清的翻译注释:I thought you might've taken that stick out of your ass.字面意思是把屁股里面的刺拔出来,一般指平息了愤怒激昂的情绪的意思,直译或者按照注释翻译可能很多人不明白啥意思或者前后文不对头,虽然发挥一点想象力是可以懂的。但是为了配合杰森的那张嘴还有多少和原话有那么些想象方面的近似感,最后我就这么翻了。虽然真是粗俗爆了但是这样更加能让人大致上了解杰森的粗口程度和本地化地联想出他那个比喻的意思了不是么?)


“好吧,a),你不必如此努力地在我们的小弟弟面前卖弄你的脏话词汇量。”迪克给了他一个最甜美的营业性笑容,“以及b),就算我有任何你提及的那种饮料,你也没到可以喝的年龄。”


“对对,而且在这里必须是你说了算。”杰森翻了个白眼,然后手肘轻轻撞了一下达米安,“他居然还没把你给烦的神经衰弱,有吗,小鬼?我觉得我已经想要立刻逃离这里了。”


这很明显是个玩笑,但是达米安飞快地摇起头,好像他真的怕杰森说道做到似得。“没有,我很喜欢迪克。他说要带我去马戏团。”


“噢噢,真是可爱极了。”杰森假装惊讶地说,“只是确保别被他卖给马戏团就行了。”


“我才不会那么干!”迪克在那孩子用充满疑惑的蓝色大眼睛转向自己之前立刻澄清道,“而且在那儿的时候我还可以玩空中飞人的把戏给你看。”


杰森接过他递来的杯子时抬起了一条眉毛。“那边是不是还有个终身会员制度的?他们会就这么让你溜进去还抢占掉那几个秋千?”


“哦,他们会。”迪克无所谓地耸耸肩,“我是他们老板。”


能看到杰森此时脸上的表情,他就觉得值了。他的弟弟正盯着他,眼睛瞪得和达米安一样大。那孩子看上去好像高兴地快要尖叫出来了——迪克敢说他宁可放弃他一大部分的信托基金去换取一个和布鲁斯有血缘关系的人的尖叫——与此同时,杰森的下巴微微垂了下来。


“你……买下了哈利马戏团?”他最终说出话来,“什么时候!?”


大概是蒂姆刚加入我们的时候,迪克有些沉痛的想。他是在他还没完全成年的那会,一次回访他长大的地方的时候遇见现任罗宾的。蒂姆先是帮他解决了一个案子,随后用他知道他们所有的真实身份的事情震惊了他。他希望他能回到高谭再次成为罗宾,来帮助因为失去了杰森而日渐偏激和鲁莽的蝙蝠侠找回平衡。迪克不想再次变回神奇男孩了,但是他鼓励了蒂姆,引导了他。最后一切问题都解决了……除了现在杰森又回来这部分。


“他们几年前陷入了相当严峻的困境,”他简单地说道,“我只是帮了他们一把。”


“是啊,不开玩笑。”杰森看上去深受感动,“我差点就想问那是不是布鲁斯给你的一个生日礼物了。要真那样的话下次我生日时就要问他要一辆蝙蝠车了。至少可以尝试一下。”


“你仍然可以尝试。我现在非常肯定,只要他能,他连月亮都肯捞给你。”


“我猜你不是想要说什么因为看到他死去的孩子活着回来了所以产生了‘负罪感’想要补偿之类的吧?”


厨房陷入了一个尴尬的沉默之中,迪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打破它。杰森总是这样,他记得。近乎自虐般的自嘲自讽,好像他不在乎一般,或者为了能更容易的忍受那些痛苦。而他的心就这样越来越伤痕累累,等他和布鲁斯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


最终,达米安在凳子上动了动,举起一只手揉了揉眼睛,这个举动打破了沉默。杰森叹了口气,然后轻轻拍了那孩子的后背引起他的注意。


“好吧,现在已经早过了你的睡眠时间了,小鬼头。”


“天都快亮了。”达米安心不在焉地抱怨道。


“没错,正好是所有蝙蝠家的好孩子该去睡觉的时间。我知道迪克给你在沙发上搭了个很棒的窝。”


前杂技演员既感到有趣,又有些惊讶地看着达米安几乎没有任何怨言地就自己走向了起居室。这也巩固了他的猜想,不管他刚才用了多少拥抱或者马戏团故事来讨好这孩子,但是现在他终究还是只会听一个哥哥的话。不过迪克觉得这也挺好;在他的角度看来,这样照顾一个孩子对他负责任,对杰森有许多好的影响。


“现在轮到我来当大哥哥的角色了。”他等男孩离开听力范围之后,对青年微笑道,“先把这些绷带跟换掉,然后你真的得给我好好休息一下了。”


“好吧,行。只要你能满意。”杰森翻了翻眼睛,但是还是跟着他走进了卫生间。在迪克忙着清理伤口再重新包上绷带的时候,他沉默了好一会,最后安静地问道:“你给家里打电话了?”


“打了。”迪克点头,但是并没有把目光从他目前在做的事情上移开,“布鲁斯过去几周都在出一个联盟的任务。他应该今晚回来,但是阿尔弗雷德说他目前还没到达。别担心,没出事。”他立刻迅速地向杰森保障“我听说他们全都搞定了。他估计只是回来时在高谭市里耽搁了一会。你知道他的:总是想管好所有事。”


杰森咧嘴笑了笑,“听上去他一点儿都没变。”


真这样就好了,迪克沉痛地想。布鲁斯在杰森的死之前要好得多。更加快乐,健康,感情也更稳定。Tim帮他取回了一些平衡,但是并不是所有。新的人不可能就这么替代失去的那个孩子。迪克希望杰森能够在一切都摊牌的时候理解这一点。


“我觉得”他慢慢地说,“最好他还是能够直接和你见了面再说。毕竟这件事情我不想还通过阿尔弗雷德来转达。”


“天哪,当然。不然你大概会把那两个人都吓出心脏病来的。阿尔还好吗?”

迪克微笑起来。“他可是阿尔弗雷德。英国人,斯托亚学派,淡定的代表。等他见到你的时候啊,搞不好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晚饭想吃什么。”

 
————
下一章传送门

———

杰森你在NTR了大哥的前女友前男友前话痨神称号前随便什么东西之后,还NTR了大哥的小米啊……(喂,其实这章里面根本是迪克意图NTR但是不成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