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韵拟《七步诗》

 

说死的人死不了,老了就是个老不死的说

写诗,就是在死里安放一只瓶子,朝它轻吹一口气

 

第一步,必须仔细检查,瓶子里装的是酱油还是酒精

用鼻子嗅,舌头尝,畅饮几乎不可能,且看深色的液体摇曳

 

第二步真的很快。呢喃的不是燕子,起伏也不是波涛

心潮难以心电图测绘,地震曾让地质学丢了脸

 

第三步也许还没迈出,虚胖的婚姻打岔,危险约等于冒险

“家是出发之所”,一旦手持钥匙,就准备了流浪,休教年华虚度

 

第四步更似大部头小说中的某部,故事如股市,总有起落,如放炮

那弧线也是“圆”的一部分,我理解残缺与周到

 

第五步目送翅膀,我脚下也轻飘起来,望见你远远的近

挂在网上恰似两条鱼,濡沫锻造爱的电缆,信念也如飞船

 

第六步各自运功,雪的冷静消化火的暴烈,我亦幸免于灾难加苦难

往诗的瓶中装誓言,投进人海里,相信你我漂流之后的不惑

 

第七步走得踏实,看准了路。环顾四周,管他人有无,只道我中有你你中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