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正在常德,我承认我真的很爱玩,身在常德还住酒店,目的只为夜晚狂欢的方便。一月十五日度过了一个非常低调的生日,因为真的不好意思再说自己十八岁了。像我这么好大喜功的人,能这样低调,也是向岁月低头,没办法我老了咧,但我还是自欺欺人的把春晖园温泉之旅当作了我的生日趴踢,那是我们新的据点,年后要继续。
  第二天是我阴历的生日,我飞去了张家界。第一次生日时出差,其实有点小不爽,可是,想想我提出的礼物要求基本全部实现,那点小不爽也就OVER了。老实说,这次回湖南感触很多,很不舍得北京,却又很急切的想念常德。事实上这里有很多我不喜欢的地方,这个生养我的城市,如今我已经开始嫌弃它的卑微和狭隘,也开始厌倦它漂浮着的骄纵和喧嚣,我素来不是标新立异的人,可我已经开始反感这里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又是那么的热爱这里的人,我挚爱的亲人们,以及几位已永久沉睡的、曾无比关爱我的亲人,纵然有再多的不情愿,我也把自己留到了今天。
  新的一年有很多期待,幸福在最高的那个山头,小龙猫一直在努力的爬,因为一定会有抵达的那天。感谢过去一年的灾难和悲伤,所有的过往的存在,都是必然和必须的,与磨难相逢也是一种缘分,因为我始终相信,我与快乐也有相同的缘。过几天回北京,我试图在一种慵懒与随性的状态当中展开这个新年,也一如既往紧握着你们的手共同进步、成长、收获,一如既往,那就够了。
  关于这个年,就是如此,深思与宿醉共存,甜蜜与遗忘共存。
  最后期待一下陈熠阳和王烈两位小盆友来常德吧……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