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离开报社,离开要闻部,离开头版编辑的岗位,我就很少再在博客上谈论政治。
而今天,我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只是想痛哭一场,为我出生的塞外,为我留恋的江南,为关山万里风景如画,为绯红色让人窒息的气氛,为所有的背井离乡挣扎活着,为所有的妻离子散生死永别,为所有的不公平不瞑目,为无助感,为失落感,为绝望。